ROANOKE

我还没凉

Flipped7(完结篇)

这么好的文章我竟然才发现!看完真的好揪心,那种可惜的感觉。明明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希望出番外!好希望可以he 阿qwq

李白国庆不放假

文/小司

cp源轩

短篇,现实延伸。

勿上升真人。


20.

 

张真源要退圈结婚的消息是宋亚轩在机场刷微博时看到的,红色的爆字亮的刺眼,宋亚轩愣了很久才缓过神来。他收起手机,看着机场里人来人往,步履匆匆,心里忽然空荡荡的,像是飓风过境后的荒原,寂静而苍凉。

当晚凉姐便打来电话问他有没有空去参加婚礼,宋亚轩正在化妆间候场,扣着桌子上的边刺沉默很久之后说好啊,什么时候。

 

婚礼举行在重庆的一家酒店,请的人不多,圈子里的人更少,亲戚朋友占多数。成员没有全部出席,有几个因为行程原因没法到场,听到这些理由宋亚轩只是笑笑没说话,敖子逸曾跟他说过,有些话听听就算了。

 

宋亚轩被安排在亲友那一桌,靠高台很近,司仪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念完煽情的开场白之后,便到了新人交换婚戒宣誓的环节。灯光渐渐变暗,喧嚣平息下来,一束追光打在一对新人身上,新娘含羞垂头,怀里抱着一束百合,长裙摆曳在地上,温暖美好。

“张真源先生,你愿意娶顾琳为妻,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都对她不离不弃吗?”

宋亚轩看着张真源站在台上,侧着脸,轻轻的笑。每一个线条,颤动的睫毛,上扬的嘴角,都是他闭着眼都能勾勒出来的模样,都有他用手轻抚过的痕迹,他的嘴唇曾印在自己的额头上,他无数次温柔的揉着自己的头发。他清楚自己的每一个习惯和秉性,默不作声的关心守护,对自己只字不提。

这个人陪伴了他十年,从年少无知到成熟沉稳,从春日艳阳到冬风白雪,而今天将彻底的属于另一个人,牵着另一个人的手,拥她入怀,承诺照顾她一生一世。

心里某个声音轻轻的念着:不愿意不愿意他不愿意...

宋亚轩看到台上的人轻轻点了点头,他说,“我愿意。”尾音落地,四周响起了掌声,世界忽然安静了。宋亚轩慢慢的跟着拍手,他听见自己的掌声夹杂在欢呼的浪潮中,那么清楚。

谁打开了香槟,酒液汹涌喷薄如一场金橙色的雨,铺天盖地席卷了整个会客厅。一片狂欢中宋亚轩隐约看到张真源朝自己的方向望过来,穿过层层人群,穿过这么多年的时光,直直的望过来,温柔而缱眷,刺进了心里的某个角落。视线变得模糊,宋亚轩抿着嘴,更加用力的鼓掌。

 

21.

仪式结束后,大家簇拥着新人来到了草坪上,欢呼着抛花球,蓝黑色夜幕下一簇簇烟火扶摇直上,伴着全世界的欢呼在空中接连盛开,粉末飘荡向更高的天际,烟火交融混沌,如同水里化开来的油彩,宋亚轩站在原地,惶惶然觉得自己回到了很多年前,十四岁的那个冬夜里,他手里拿着没吃完的苹果糖,拽着张真源的衣摆一步不落的跟着他穿过街道,最后停在十字路口,信号灯红绿变换,马路上车来车往,漫天的烟花层层叠叠的绽放。

 

人群中谁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宋亚轩回到了现实。他摇头无声的笑了笑。怎么会是十四岁呢?十四岁时组合还没解散,十四岁时他会和张真源两个人叼着棒棒糖漫无目的地踩马路,十四岁时张真源还会在雪里踩出他的名字,抱着他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轻轻的吻。

十四岁,已经是太过遥远的事了。 

 

人这一生太漫长,那些过去的岁月总会慢慢淡漠,共同的记忆终究会淹没在身后无尽又漫长的时光里。宋亚轩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向张真源讨要的,他从未向自己许诺过什么,也从未说过喜欢。那些说不清的道不明的心情,只适合藏在心底,没法发芽,也不能开花。他只是庆幸,来来去去的无数过客里,他们曾携手同行,走过那么美好的几年。

 

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你。在从今往复无法相伴的日子里,愿你与他人,依旧一切安好。

 

22.

离开重庆的那晚,机场里放着《电台情歌》,宋亚轩将手背盖在眼睛上,跟着哼了一会,然后闭上眼睛,睡着了。

 

23.

 

上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

 

是在很多年前的某个夜晚,公司的天台上,有一个人弹着吉他唱了首歌,歌曲结束的时候,他转过头看着我,月光打在他细碎的刘海和翘起的睫毛上,他弯起眼睛,笑的那么好看。

 

                                                                                                                           ——END

也许会有真源视角的番外,看大家的反应吧。毕竟假期结束了,也要开始新的工作了。

谨以此文,赠与我最最亲爱的源轩。

愿两个小朋友,都能顺利出道,幸福成长。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