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NOKE

我还没凉

唯有夏天才能温暖冬天 【祺泽】

失踪已久的R没错了

不多说看吧


希望此时此刻你那里在下雪。







      有人觉得,马嘉祺是春天,温柔和煦;有人觉得,马嘉祺是秋天,优雅文艺。

 

      只有李天泽觉得,马嘉祺是夏天。


       “毕竟别人很少感觉到你内心的火热啊。”李天泽如是说。


       “你们你觉得你自己是什么季节呢?”马嘉祺问。



       “冬天。”李天泽说,“我喜欢下雪,漂亮,而且又是圣诞又是跨年又是春节的,热闹!”



        “而且我这么高冷,”李天泽补充道,“只有夏天才能温暖冬天啊。”

  

1       

        天色还早,李天泽却翻身下了床。隔着窗帘看,今天应该是阴天吧,他想。但是当李天泽拉开窗帘时,惊喜的表情瞬间赶走了脸上的困倦:外面是一片银装素裹,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随着微风舞蹈着,打着旋。望远看,山上墨绿的松柏都盖上了一层的白雪。“像蛋糕上的糖霜一样。”,李天泽舔了舔嘴唇。家里的甜品好像吃完了,今天就去买些吧。


        床上人的一个翻身把李天泽的视线拉回了房间。马嘉祺哼唧着翻了个身,面对李天泽昨晚睡的地方,伸出胳膊拍着软软的大床,好像是在为整夜都枕在自己怀里的热源擅自离开而抗议。听李天泽没啥反应,马嘉祺只好更大力的拍床,然后把暖和的被子揭开。


       “马嘉祺在冬日拉开被子对你发出邀请。”李天泽的脑子里突然刷过这样的一条弹幕,禁不住噗嗤笑出了声。然后离开落地窗,舒舒服服的把自己扔回了床上。瞬间,马嘉祺的胳膊好像章鱼的触手扒住了李天泽,把他圈进了自己怀里。


        “你讨厌,还以为我像以前那么矮呢?小心我掐你。”李天泽边说边轻轻捏着马嘉祺的腰,仿佛是一种威胁。

       “我不管,”马嘉祺慵懒的在李天泽耳边吐着气,“我就喜欢把你圈在怀里。”

       “你咋跟个小孩似的?我才是小孩好吗?我比你小……两万两千五百多个小时……吧?”


     “唔……”


     “好了好了快起来,咱们今天买好吃的去!我还想尝尝那家俄罗斯餐厅!还要堆雪人!”李天泽猛地跳下床跑去洗漱。


     进浴室前还回头看了看外面的雪,真美好啊。


      





2

        还记的那个雪天,本来一切都好好的。谁知那辆大货车没刹住。如果不是马嘉祺判断准确打对了方向,说不定自己连小命都没了。虽然说还是伤的不轻,但是还能活着,还能在一起。



      “所以说,真的很好,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李天泽想着,吐出了漱口水,拿毛巾擦了擦嘴角。


       漱口水带着泡沫慢慢流下管道。


        可是那场车祸对马嘉祺的影响更大,从心理上。导致两人出院后的一段时间,马嘉祺一直过的很辛苦,经常彻夜不睡看着自己。眼睛红肿着头发也乱糟糟的,失眠,不愿跟他说话。实际上,是不愿跟任何人说话。


        直到一天,一个医生朋友咨询了自己同事,然后提出了“搬到一个环境好的地方静养”的建议。两人马上卖掉了城里的房子,在郊区的一个别墅楼盘买了一栋房子。楼盘生意并不兴隆,空房挺多,但是物业很让人放心。这里还能看到大片大片的松柏,让人心情平静。尽管交通不是很方便,出门必须用车。但是房子更大了,刚好空出地方给他们在家办公。


       那是李天泽除卧室外最喜欢的房间:阳光透窗,两张大桌。一张绘图,一张写作。笔尖在纸上的歌唱和着键盘敲打的欢快伴奏,这是一谱关于一对恋人共同经营美好生活的乐章。


         如今马嘉祺已经重回了正常人的生活,可以搬回城里,但是两人都已爱上了郊外之家。住在郊外又不是与世隔绝,除了没有外卖和快递太慢以外,基本挑不出毛病。


         如今工作也无需朝九晚五,每周他们都会空出时间进城逛逛。做点采购,看场电影,拜访朋友……然后每每都是深夜回家,李天泽在车上睡着,马嘉祺将他唤醒。抱着搂着把李天泽抬进房,搞不好马嘉祺还要再折腾半天才肯放李天泽睡觉。


          手机里,《奇葩说》的现场又笑成了一片,虽然嘈杂但是热热闹闹。两人都是爱奇艺的忠实用户,一个是因为《奇葩说》;另一个是因为《晓松奇谈》。


    


3

       “叮!”正当蔡康永讲自己对辩题的看法时,吐司烤好了。金黄的边散发诱人的香气。李天泽目不转睛盯着屏幕,把吐司拿了出来。这两片涂满黄油,另两片夹满果酱。鸡蛋从中间切开,摆在旁边。今早的沙拉用了新口味的酱料,不知道是否能与金枪鱼肉的紧韧和生菜的清甜配合出炸烈味蕾的效果。


        结果直到最后上桌的两杯牛奶都等待了三分钟后,马嘉祺才慢悠悠的踱过来。


        “小马嘉祺,”李天泽一边歪着头打量着他,一边说,“你真是全小马谷里最嗜睡的小马。你的可爱标记大概是枕头,代表你很能睡。”【《小马宝莉》】


        “唉……我困嘛…”


        “我可是一直等着你呢。你再不来吐司就凉了……沙拉,尝尝,你不是火气大吗?多吃点蔬菜啥的,凉的。”李天泽一边说,一边盯着马嘉祺的头发。后脑勺那里有一小撮毛调皮的敲了起来。

       

        突然,李天泽伸手在马嘉祺头上撸了一把马嘉祺的马鬃,好像一只伸出爪子逮玩具的猫一样。接着模仿那种外国小说的腔调说:“喔,我的上帝,瞧瞧这匹好马!愿上帝保佑他每天都能吃到主厨天泽的爱心早餐,这样他一定能身强体壮,在赛马中赢过那该死的法国佬。各位好绅士好太太,你们还不下注吗?Give him a chance ,please?”

  

       空气突然安静,只剩雪花落地之音。

      

       然后又突然,两人一起咧开嘴笑的很开心。

         

       “把我养的身强体壮,我可能还是跑不快,”马嘉祺眨眨眼睛,“但是一定能让你'骑'的很爽……”


        李天泽直接踹了他一脚:“大清早的马言马语什么玩意?难道你不知道这篇文是未成年人写的吗?”

 

        “我的台词是他写的……”


        “他写你就说?他写你跳楼呢?你跳不跳?”

        

【李天泽同学,道德伦理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哈哈…你这话听起来像我们初中班主任:'他让你给他抄你就给他抄?他让你跳楼你跳不跳?'”


         “彼此彼此了我们都是学生过来的…”

       


          马嘉祺一边大嚼沙拉一边打开手机,看到了手机上显示今天的气温,皱了皱眉头。


          “咋了?”李天泽察觉到对方停止了咀嚼,随口问了一句。


          “没怎么,”马嘉祺咬了一口吐司,声音糊在嘴里,“气温。”


           苹果手机发出“咔嗒”的锁屏声,马嘉祺的视线回到了李天泽身上。


          “降温吗?多穿一点好了。”


          “嗯。”

 


4

          饭后,李天泽去洗手。水流发出欢快的“哗啦啦”的声音。马嘉祺悄悄靠近他,从身后抱住他,亲了亲他的耳廓。


           “马嘉祺,喝完奶擦嘴了吗?!”


           “……没…”马嘉祺看着镜子里的怀中的人,有着亮晶的双眼和精致的锁骨。


            李天泽关掉了龙头:“放。”


            “不……”


            “……”

    

            “喂…”


            “怎么?”

  

            “我爱你。”声音回荡在浴室中,撩人心弦。


            “……你咋了今天?昨晚做啥梦了?”        


             “没有…就是爱你…”马嘉祺将胳膊收紧。


       


             “那好巧喔,我也爱你。”李天泽回复。


             “那么……来一发?”马嘉祺提出请求。


             “想来一发吗?”李天泽转身,盯着马嘉祺的眼睛,“满足你。”

           

            清晨的雾散开了,李天泽望向窗外——落下的雪仿佛被两人的欲火融化了一点点,但依旧下个不停。


            两人本在沙发上做的火热,但是大清早起来肌肉就剧烈运动,导致中途李天泽的小腿突然抽筋,疼得受不住,两人只好停下动作。等到疼痛被马嘉祺揉散,李天泽才同意继续。

 

            冬日的微弱阳光远不及爱与性摩擦生出的火花炽热。


            高潮过后身上的红晕还未散去。


            “呼——”马嘉祺瘫在沙发上长呼一口气,转过头对李天泽说“两万四千二百八十八。”


            “什么?”李天泽还在回味刚才的刺激。


            “我是说,你说我比你大。”马嘉祺盯着李天泽,“我算了一下,我应该比你大两万四千二百八十八个小时。”


            “哇,你还记得这事儿阿?”李天泽趴到马嘉祺胸口。

   

             “李天泽,”马嘉祺认真的看着李天泽的眼睛,里面有自己得倒影,“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认真听的。”


              对视,无言。


              爱本该无言。


             “噫!肉麻!”李天泽假装一脸嫌弃的推开马嘉祺。

     

             听到这话自己脸红了吗?


             管他呢。


5

        两人有磨蹭了半天,终于出了门。


         今早对面的空房有邻居搬了进来,一个小姑娘趴在了窗户上。


         李天泽发现小姑娘看着自己,便回对方一个微笑,还招了招手。


          小姑娘也向他招了招手。


          李天泽拉高了外套拉链。“好奇怪阿,”他想,“趴在窗户上向外望,玻璃怎么不起雾呢?”

         

            车门关上了,隔绝了一切纷扰。


6


“宝贝,趴在窗户上看什么呢?”


        “妈妈,”小姑娘看着远去的车子,“邻居哥哥们穿的怎么那么厚啊?”




7

       

        车子飞驰在山路上。


        “马嘉祺同学,”李天泽望着窗外,“李老师要来当堂测验了——看图说话!”


        “好啊李老师,出题吧。”


        “描述窗外的雪景,不允许用'银装素裹'这个词。”李天泽歪着头看着马嘉祺。


        “唔,好难哦~”


        “你还有十秒钟,十秒内说不出来我就给你买橘子去。”

 【我给你买橘子=我是你爸爸,此梗出自朱自清先生的《背影》】

        

        “雪景很美,美的就像李老师的脸…”


        “你……”李天泽回了他一个白眼,“零分!考场上改卷老师知道我长什么样吗?写景要具体啊!”


        “外面的雪景…”马嘉祺皱着眉,“就像把铁丝扔进硝酸银…”


        “噗哈哈哈哈哈!有银白色固体析出附着在铁丝上是吗哈哈哈这”


        “是啊,”马嘉祺嘴角勾起,“然后溶液从无色变为黄色。”

 

        “呦!学啊马嘉祺真是学死你!”李天泽调侃着。


        “那当然,当年我的化学……”


        正当马嘉祺想再讲述一下自己当年霸榜化学年级前十的光荣历史时,李天泽突然一拍大腿:“绿色!!!”


         “哈?!”


         “置换反应生成硝酸亚铁溶液,亚铁是绿色的。”


        “那……黄……”


        “黄色是铁。”


        “哦…”


        “唉呀呀这可真是伤仲永啊啧啧啧……昔日化学学霸堕落到这个样子了。”


       马嘉祺“哼”了一声:“该我出题了,你就准备接受化学的洗礼吧!”


       “来呀!”李天泽语气扬起,装模作样地说,“我可没有在怕的!”


       说完还瞥着马嘉祺的表情。


        “锌粒扔进盐酸里,生成什么?”


        “盐酸?嗯……氢气啊!”


        “验纯。”


        “点…点燃小木条……伸进?”


        “啧!点燃的小木条?还伸进?”马嘉祺一脸戏谑,“咋没把你炸死呢?”


         “切!”




8


        地下车库停好车后,两人进了超市。


        现在便利店越来越多了,网购也方便,超市真是冷冷清清的。


         李天泽挑了两袋苹果。


         他喜欢吃脆的,马嘉祺喜欢吃面的。

    

         一转头,马嘉祺正在冷柜前转悠,打量着各式各样的乳制品 。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果粒酸奶上。


         “想喝吗?”李天泽走到他身边,拿起了冷柜里的酸奶。


         “诶别,果粒酸奶咱们也可以自己做啊,买的添加剂太多。我就好奇瞎看看。”


         “那你看你的,帮我把车推着。我去挑点橘子。”


         “我跟你一起。”

 

         “别!你妈又没给你教怎么挑橘子。你刚好帮忙拿点奶酪吧?”


         “行。”





         马嘉祺撩了撩头发。汗流了下来。


         忘记带纸巾了,失策。



  

         “诶呦小伙子,穿这么厚啊?”一旁的大妈惊奇的望着马嘉祺“捂出一头汗都!”


         马嘉祺笑笑:“阿姨,我感冒了,穿厚点好。”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真不会照顾自己,穿太厚,火气大,不养生的……”


         “哈哈,是了——我帮您提上车吧这一大箱挺沉的。”


         “好好好谢谢啦,多好的小伙子……”



          马嘉祺又把头探进冰柜,好像一个近视的人来买东西,但没有戴眼镜,要伸着脖子才能看到标价。


           真凉快。


9


      “哇塞,我选择恐惧症犯了!”李天泽一边翻着菜单,一边吐槽着。


       菜品真是琳琅满目,看起来都很好吃的样子。


       “找个服务生问下特色菜吧,看看哪种回头客多一些。”马嘉祺向远处穿着俄罗斯民族服饰的服务生招了招手。


    

       “请问你们这里特色菜有什么?或者帮忙推荐一下买的好的菜品吧。”


       “好的,请问先生就两个人用餐吗?”服务生的疑惑的目光扫过两人搭在椅子上的衣物。


       “是的。”

    

       “是这样,” 服务生把菜单翻到最后“两人的话我们有套餐比较划算,有主食三选一,都是特色菜……”



       “俄式香肠还是肉饼?”马嘉祺抬头问。


        “不知道啊套餐里来一个然后在单点吧?”


        “肉饼可以点半分,您套餐里选香肠吧?”服务生建议到。


        “好的,那就这样吧,下单。”马嘉祺合上菜单,拿起旁边的饮品“然后帮我加点冰吧。天泽,加冰不?”


        “不……”李天泽正给他的青蛙收着三叶草。


        哇,收到了一个四叶草呢。



10

         一顿饱餐后,两人来到附近的公园散步。


         李天泽发现,雪又轻轻的下起来了。

   

          “冬天啊,雪一阵一阵的。”


          “是啊,”马嘉祺环顾四周“一阵一阵的。”


          手突然被攥紧了。



      

          “马嘉祺,我们挺过来了。”李天泽眼睛里正闪烁着什么“你终于恢复了……我们还在一起…”


          “怎么了突然?好了别伤感,我不会离开你的,”马嘉祺把身边的人抱进怀里“永远。”



          “好啦…”李天泽憋回了泪水,但鼻头还是红红的。


          “我们堆雪人吧?”李天泽努力挤出一个笑,虽然声音还带着哭腔。


          “这里吗?人有点多啊…”


          “管他呢。”


          李天泽捧起地上的积雪,厚厚的,隔着手套也能感到雪的蓬松。


          然后把雪放到马嘉祺手里。



       



11


       别人的眼光又怎样呢?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让你开心就好。





       马嘉祺看着空空的手心,想着。








12


          “你看那两个男的……干嘛呢奇奇怪怪的…穿的那么厚!”


           “我一直以为他俩在假装堆雪人…行为艺术吗?”


       


13



      如果看不到他们,就不会感知到那种眼神。


       我只看着你就好。


      “天泽,你笑的真好看。”



       “废话!过来给它拍张照。这可是我们的杰作!艺术的结晶!”



       “好啊,咱仨一起来张自拍吧?”




14


       “拍的不错,雪反光还显得咱俩挺白的。你看后面的雪,多白。”


       “是啊。”马嘉祺拿回了手机。






        照片里,两人傻傻的笑着,背景是一片不再绿油油草地 ,还有几片金色的落叶。



15

          最后两人去了李天泽最喜欢的烘焙坊,买了蛋糕和面包。


          在马嘉祺排队等付款时,李天泽去开车了,他说他喜欢开车进山的感觉。

           

           “小女孩会喜欢什么口味呢?”马嘉祺望着冷柜里一个碗口大小的蛋糕。


           草莓芝士的顶料,树莓奶油的夹心。


      “把那个也给我包起来吧。”


            


16



     在外面玩了大半天,也没睡午觉。等两人回到家正是晚霞准备登场的时候。


      “马嘉祺,我去睡了!晚上叫我!今晚!综艺!听到没?”


       “好的,我叫你。”马嘉祺正把买的东西往厨房放。


        那个小蛋糕正包在精致的白盒子里,马嘉祺在上面附上了一张纸条:





        “祝百事顺心,生活愉快!”




17


         女人开了门,看到眼前人的诡异装束,笑容有些凝固。


         眼神迅速上下打量。


         加绒的厚外套?




         墙上的日历上,一个大大的红色数字:10



18



       “您好,我住在隔壁,我姓马。和我同居的是我的爱人,姓李。今天看你们搬进来,就想着祝贺你们一下,这是一点心意。”


        真诚的言语,朴实的表情和小礼物。


         “啊谢谢,真是谢谢你啊!进来喝杯茶吧?我刚煮上的蜂蜜茶。”


         “没关系,茶就不必了。不过我正好……确实有些事想请您……包容…帮忙吧。”


        “哦?好的那进来说吧,不用换鞋我们刚好还没拖地。”


        “不用,我不进去了。是这样的”马嘉祺咽了口口水“我爱人的精神有些问题。”


        女人的表情凝固了,有些紧张。


        “不过您放心,他很温柔,不会狂躁。他病了之后我和他在一起很长时间,他不会做出格的事情。只是,他对季节的认知有障碍,就是……他看到的世界永远是冬天。”


        “那……”


        “没关系,你们该穿什么就穿什么,他不会注意别人的着装的,只注意我的。”马嘉祺看着自己身上的厚衣服,苦笑着。

 


     “只是,有的时候我会陪他一起扫雪,堆雪人……当然我是假装的……我只是想让你们帮忙…如果他以为下雪了,就帮我骗骗他吧。如果他说……说:'雪真大啊'请……不好意思……”


      眼泪从马嘉祺发红的眼眶中落下,他用有些哽咽的声音说着:“请对他说:'是啊,积了不少了。'”


     女人没有说话。


       “他真的……不会伤人,他经历了一场意外,心理才会有问题……他是被吓坏了…”




          在那次事故中,李天泽的后脑受到重创。手术室的灯亮了整整两天,李天泽才脱离了危险。


           医生的眼睛布满血丝,出来拍了拍马嘉祺的肩:


           “病人已经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是脑部伤害是不可逆转的……目前的情况来看,失忆的可能很大,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李天泽搬进了ICU多久,马嘉祺就醉酒了多久。


           当李天泽苏醒过来时,看到眼前熟悉的人,脱口而出了一句:“嘉祺……”


           一个浑身酒气的人开心的趴在病房床边哭啊哭啊,谁都拉不走。

           

            没有失忆。把医院的专家都震惊了。

   

            李天泽的一切都正常,直到有一天,马嘉祺和他一起看院子里的花树时,正值春回大地,李天泽突然来了一句:“雪又下大了。”



         

19


         “今早是小雪,现在变大了。”

           


20


         最后李天泽被确诊脑部受刺激,大概,以后看到的都是自己臆想的,冬天的世界。



         “这不是严重的病,虽然很罕见,但是患者的精神状况一直很正常,很平静。不会出现过激的行为。”医生解释道。

 

          “从目前发现的症状看,患者的正常生活不会收到太大影响。但是还是需要注意几点:”


          “他对周围环境和人的感知能力变弱了。比如大家都穿着春装,他都没注意,但是我听到他说你穿太薄了,让你要穿毛衣。但是他对周围环境的感知减弱,这是比较危险的,比如如果遇到了交通事故,他可能不会对喇叭声做出反应,或者出现被吓呆的情况。”


         “另外,他身体自行调节体温的能力降低了。”医生看着穿着毛衣的李天泽。


          “他的身体都没有做出正常的生理反应,比如出汗。他从心理到生理都是生活在冬天的。”


          “我们很担心他在夏天的情况,他的身体不反应不代表可以承受过热的温度,只是神经麻木了。不排除病人依旧出现中暑的情况。所以在夏天,尽量减少外出。”




           马嘉祺突然问:“我应该告诉他,他有病吗?”


           “没用的,他会忘掉。他只能记住冬天。我们尝试过了。”




21


           “诶?你们都来了啊!”李天泽看到朋友们来看望自己,有些惊喜,“还提那么多吃的干嘛呀!”


           “这不是大家伙组团看望你吗?来来来尝尝,我们亲手烤的饼干。”最前面女孩从包里拿出了一罐饼干。


22


           “天泽,我们已经从医生那里听说了。”


           “什么?”


           “有关马嘉祺的……他……他大脑受了点伤,他没告诉你吧?”


          “没有……什么情况?”


          “他可能会比以前,安静一些……然后他注意力不会那么集中,所以你俩最好一起外出,一定要在过马路时和他走的近一些……”





           …………


         

23

          天泽,你就当是我有病吧。




24

      “你们真的很勇敢。”女人说。


       “我们会帮忙的。”





25


       李天泽心满意足看完了节目。

   

       躺在床上,打开手机,发现自己在知乎上被一个朋友邀请回答问题。





     “你因为什么和你的男/女朋友在一起?”






     大部分人会讲故事,举例子。


     李天泽不会。



      故事太多,讲不完;例子太多,举不完。







       一见钟情只是情,日久真爱从心生。


   




       喜欢一个人只要一瞬间,爱上一个人,要的是细水长流的过程。






       他思考了良久,打下了一句话:







26



      “唯有夏天才能温暖冬天。





忍受我的排版和文笔,我好不容易。。

评论(1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