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NOKE

我还没凉

残酷黎明 【全员大逃杀】 (一)日暮

真的是逃和杀

cp不知道有什么打什么


千万不要打我你敢来我就diss你 bushi


禁止上升谢谢








        厚重的铁门被推开了。



        “丁程鑫,今天是治疗日。”门口的护士轻声说道。


        见角落里的人没有反应,护士轻叹了一口气,侧身让出位置。


        两名人高马大的男人走了进来,将丁程鑫架了出去。


         少年轻的仿佛寒风中的落叶,濒死前的蝴蝶。


        没有反抗,无需辩解。


        没有人会相信自己的。


        进入治疗室前,丁程鑫转头看到了走廊尽头的电子日历。




         还有三天。



         



         经过三个小时的无聊对峙,丁程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桌上的饭菜还冒着热气,都是自己最爱吃的东西。


         但是他一点食欲也没有。



         他关掉了灯,让自己浸没在黑暗中。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丁程鑫喃喃的说着。







          “我在。”




          从房间的角落里,传来看一声回答。


          





1


         夜色弥漫在山野间。


         大巴在山路上飞驰着。


         “好饿啊……”宋亚轩靠在椅子上,外是一片漆黑。


          “我也……”陈玺达小声说着,“你困吗?”


          “不……”宋亚轩转头看了一下,除了李天泽在玩手机,后面的人都睡了。


          宋亚轩又向前看。


          他们的司机兼保镖——鹏哥正在专心开着车,助理Amy姐在导游座睡着了,帽子正扣在脸上。



          还有多长时间到呢…



          这次出行很奇怪啊,只是说要拍新综艺,结果把他们拉到了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


          打开手机看时间,十点四十二了。

  

           “先睡会吧…”宋亚轩靠在玻璃上,正准备闭上眼睛。



           突然一个很大的颠簸,让他的头狠狠撞到了玻璃上:“啊!”

           

           “没事吧?”陈玺达关心道。


           “没……”


            所有的玻璃也在震,后面传来了东西掉落的声音,是李天泽手机没拿稳。


        宋亚轩注意到,他们已经离开了大路,进入了一条土路。坑坑洼洼,颠簸越来越强,这下后面的人都醒了,大家一阵抱怨。


        “可怜我的手机了。”李天泽嘟囔着,捡起手机。他把手机反过来看,幸好只是膜碎了一点点。


        马嘉祺帽子扣的低低的,用困到死的声音问:“天泽……我们是不是快到了?”


        “不知道,你先睡。”李天泽趴到马嘉祺耳边说到。


        洁白的耳廓,棱角分明的下巴。


         “现在没有镜头,我就破例一下。”李天泽想着,还偷偷看了看助理。


          太好了,那女人没醒。



          这个新助理要帮着以前的助理带他们一段时间,两人专业能力都很强,但是这个新助理,老是针对他和马嘉祺。


          真讨厌。


          李天泽轻轻靠在了马嘉祺身上。轻轻的,这样在快被发现时能快一点,快一点离开。


          马嘉祺察觉到身边的人靠了过来,警觉地抬头看了眼Amy。


           太好了,她还睡着。


          于是马嘉祺将肩膀放下,像李天泽的方向挪了一点。


           更靠近左胸膛的位置。



           陈泗旭又戴上了耳机。


           敖子逸正在翻包,翻出一块糖,塞给了宋亚轩。


           丁程鑫打算换一个手机壁纸,正在咨询贺峻霖的意见。


            “我觉得……这张吧……晚上的话不会太刺眼…亮色太多,晚上要把屏幕调暗,但是不方便看字。”


            张真源正在给妈妈发微信:“我们好像快要到了。”


            刚一发出,就受到了回信:


        “加油,到了快睡吧。”


             刘耀文被陈玺达搂在怀里接着浅眠。







             突然,车子停下了。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Amy把帽子带上站了起来:“接下来有一段山路要大家一起走,这里没灯,过来拿手电!”





            “感觉跟探险一样。”“山路长吗,我好困啊…”“真源,包帮我拿下。”“耀文?耀文?醒醒,到了。”


            “嗯……啊…”刘耀文迷瞪着站起来,“酒店吗?”


            “没有…快到了…”





        一行人走在崎岖的山径上,鹏哥喊:“大家都把脚底下照亮了啊!”


        大家走出了林子,来到了高处。


        马嘉祺把手电照向山间,隐隐约约看见大片大片云雾:“这里看日出一定很美吧。”


        敖子逸裹紧了外套:“冷死……”


        “会不会下雪啊?”宋亚轩抬头望天。


        “有可能,”陈泗旭回答,“说不定再降降温,就下了。”


        “地上薄薄铺一层内种?”贺峻霖问。


        “不知道……”



        “诶?!我看到了缆车!”刘耀文指着前方。


        “是的,咱们要乘缆车上山。”Amy姐说。


        “哇感觉很有趣啊!”


   

2


       缆车是全自动的。


       陈泗旭拉着张真源上了一个车厢。


        李天泽本来要和马嘉祺一起,却被丁程鑫拉走了。


        当丁程鑫的手拉自己的手时,李天泽就明白了。


         是啊,Amy姐醒了,说不定刚还在看自己呢。


         “天泽,”丁程鑫看着发呆的李天泽,“你注意一点,要不然…”


         李天泽看向了丁程鑫。


        “要不然,她又要念叨了。”丁程鑫坐到了李天泽那一边,轻轻搂住他。


        “为什么啊…明明好多粉丝都在等…”

        李天泽闭上眼睛,枕在丁程鑫胸口。




         “喂马嘉祺,盯着你三爷干嘛呢?” “啊?没有,发呆。”


         敖子逸笑了笑,看向窗外。


         黑乎乎的,有什么可看的呢?


          大概是为了逃避吧,逃避身边的这个人。


          如果是和丁程鑫,就可以放松了,但是又不能留李天泽和马嘉祺一起。

 

           和马嘉祺在一起,好紧张。


           眼睛偷偷挪回来,望着马嘉祺的唇。

 

            心跳加速。

   

           这就是青春期吗?





        陈泗旭把手抬起来摸向张真源的胸口。


        “你心跳好快,紧张吗?”


        “嗯。”


        “我也是,不过没有关系。”陈泗旭轻声说,“唱歌吗?”


        “我不想独自一步一步踏上这座孤岛。”张真源直接用歌声回答。


        “我只想陪你一生一世走过暮暮朝朝。”




        好安静,快到站了。



         “敖子逸,明明是你在看着我…”马嘉祺眼睛盯着窗外说。


         “啊?有吗?”敖子逸有点被吓到。


         对方知道自己在偷看吗?


         马嘉祺看着对方在玻璃上的虚像,勾起了嘴角。


          盯着自己好长时间了。



          讨厌,为什么今天感觉这么强烈?

       

          敖子逸看着马嘉祺的侧脸:“她挺烦的,老是说你俩。”


         马嘉祺听到这话一愣,头转了回来:“她的工作吧…”

   

         “马嘉祺。”敖子逸又看着马嘉祺的唇。


        “咋了,球?” “没……”



       缆车马上就要停了。


         不知道为什么,百爪挠心。敖子逸有些痛苦。为什么那么想靠近?平常每一次都能忍住的。


        是什么东西让他疯魔了?


        是今天对方的装束?还是这里的特殊气候?还是……


         还是这里的环境?


        只有两个人,不会被任何其他人发现。


        这是一个天赐的机会,可以说比李天泽接近一次马嘉祺要珍贵上百倍的机会。


        绝不会被任何人发现,不会被任何人知道。


        好想出格,好想做坏事。


        烦死了,目光锁定在喉结上了。



        “马嘉祺,咱们关系好不好?”

      

         这句话竟然是从心里蹦出来,没经大脑,直接窜出喉咙的!


          毫无意识,脱口而出。


          一说就后悔。


 “什么?”突然被问到这个奇怪问题,马嘉祺愣了,“好啊,真的很好!”


        这是真心话,丝毫不掩饰。


        “未来……假如我做了什么事,是你不能原谅的?啊…”


        心里想求的问题,竟然无法组织语言表达出来。


        脸已经红了。

     

        “啊?你咋了?我没听懂…”




       有型的下巴,微张的嘴,温柔的目光。

  

        缆车到站了。


       笼子被打开了,一股力量逃了出来。


       “原谅我!”敖子逸忽然移到马嘉祺的一侧,小声说。


      “!!!”


       他突然附下身。





        少年有些干涩的唇,轻轻贴在了马嘉祺的脸颊。


        又轻又柔。


        好像蝴蝶拍打翅膀飞过。



        一点也不想反抗。



         突然,敖子逸一下推开了马嘉祺:“对……真的对不起!求你了!”一边说还差点鞠了个躬。


        迅速,跳车,逃跑。


        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改编一个什么理由好呢?怎么解释?


         自己困神经了,一定是这样。


         突然,一阵更强的不安蔓延上心头。


          自己刚才亲下去的那一瞬间。


          眼前浮现了,那天不小心看见的,偷偷抹泪的李天泽。




          好乱。好烦。对不起。求你了。原谅我。不要啊。




          如果真的有神灵,那我求您了。敖子逸想。


          让他们只是朋友,好不好?


          我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我好喜欢,我忍不住,我自私了。


          求您让我自私吧!对不起!我毫无恶意!


   

        







          “敖子逸?走了。”李天泽经过了他。


           “嗯?啊!好的!”敖子逸被身后的人下了一跳,马上跑着去找丁程鑫。


            


           李天泽环顾四周。

 

           Amy在前面领路,太好了。


          他小跑着,跟上了马嘉祺:“嘿!怎么脸这么红?”


          马嘉祺一时间不知道回答什么,心跳突然空拍。


          不对,不对劲。


          为何我这么紧张?


          在他之后,又面对他?


         “……我刚才在练憋气……”




          一阵风吹过,扫净了地上的落叶。


          一行人不知道,他们正在向着死亡前进。


          





我的目标是每章搞事情


前面做铺垫



你们猜不到我的剧情蛤蛤蛤蛤请放弃


真的猜不到因为我喜欢反转



看这个文请注意每一个细节,有可能是伏笔……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