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NOKE

我还没凉

残酷黎明 (二) 细雨

哦废话不讲

前面真的很尴尬

后面就会好了……

1
        “哇塞!这是拍摄地点?这么大?”

         众人走上山坡,看见面前有一座看不到边的铁围墙,好像围着一个大庄园。

         “好诡异…一点灯都没…一个人都没有!这一期是什么鬼啦?”“这个地方,都可以拍《跑男》了。”“真的一个人都没啊没有门卫……”“里面好黑…有住的地方吗?”

         “好了,大家都静一静。”Amy拍了拍手。

         只有手电筒光。

        “这个地方本来是要建成度假山庄的,但是最后没有营业。里面大家睡觉的地方都有,很整洁。有水有电。今晚先睡觉,明早一起来就有很丰盛的早饭吃,自助的哦。”

        “为了节目效果,你们在里面不会看见工作人员,但是我会和大家在一起。另外,”Amy顿了顿,“所有人,手机关机,然后上交。”

       一片哀嚎。

      “唉,交了手机是不是意味着很有趣啊我们要跑跑跳跳什么的。”“不知道啊…”“Amy姐等下,我先收个三叶草。”“好了关机了。”

         “好了好了别留恋了。这里没有信号的。没网没信号。”鹏哥说,“你们现在的孩子啊,都被手机勾了魂了!”

        “没网?!怪不得没营业。否则怕不是会破产…”

        “关于究竟来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任务卡会告诉大家。好了好了大家快进来吧!”Amy用钥匙打开了大铁门,走了进去。

        随着铁门被推开,刘耀文的手抓着马嘉祺的胳膊,越来越紧。

        好像恐怖电影开场啊……

        里面是大片的园林,有地砖铺成的大路。

         鹏哥开着摆渡车来了。

        众人上了车,向度假村里开去。

         “对了,从明天起,摄像到处都是。有摄像的地方,你们会看到标识。没有摄像的地方,也给你们标出来了。”Amy解释道。

        在他们身后,铁门悄悄的,被锁上了。

2

          长长的走廊到尽头,厚重的木门刻着金色的房间号。只是地摊的灰积的有点多。

           打开房间门,是双人间,令人意外的整洁舒适。浴室里还有温水,推开阳台的门,山风吹了进来,甚是寒冷。

           “真是一个人都没有啊…陈玺达说。

           “神神秘秘的,公司真的很努力。”

           敖子逸答应宋亚轩今晚不揉他,两人才进了一个房间。丁程鑫不知道自主分房会不会被拍下来,有些犹豫。

           不过他知道,如果没有被要求,还是避开马嘉祺比较好。

          在他拉着陈玺达进房间时,刚好看到刘耀文又悄悄靠近马嘉祺,拉了拉他的袖口:“小马哥~”

          马嘉祺马上就懂了:“有我陪你,别害怕。”

           “张真源陈泗旭一间,才是正常情况。”贺峻霖想着,拍了拍李天泽:“天泽,走吧。”

          “小贺老师,我们可以睡一起了哦。”李天泽笑着说。

         贺峻霖有点懵。

        哦,Amy在自己身后啊。

        

        进了房间,落锁。

        李天泽转过头来问:“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贺峻霖有话卡在喉咙:“我……你……你想的话你就先洗吧。”

        李天泽没有说话,转身脱掉了衣服:“我知道,贺……你不用觉得紧张。”

         少年的蝴蝶骨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这里的供暖不是很好。

          “大家都知道,都知道我和马嘉祺关系好,”李天泽拿起了浴袍,“但是我对所有人都是真心的啊。”

          “我喜欢每个人,真的。”李天泽转过身,看着贺峻霖,“你们每一个人,都很好。”

          “但是我很担心,大家觉得我只会对马嘉祺……笑的那么开心……嗯呢…”李天泽挠挠头,“所以大家…可能吧……就是会觉得……我有的时候对他们热情,是假装的…”

           “天泽……”贺峻霖想安慰他,但对方还没有说完。

           “之前是我的问题了,我跟他走的太近,好像和别人合不来的样子。导致现在我突然热情一点,就……会很奇怪……我会慢慢改的!所以,贺峻霖。”李天泽继续说着,“我刚才是真的笑,才不是想装给别人看。今晚能和你住,我很开心~”

        贺峻霖站在原地,心里很是感动,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张开双臂。

        这时候的一个拥抱,比任何言语都要表达得出理解吧。


         “小……小马哥……”刘耀文在浴室里喊马嘉祺。

          好害怕……好讨厌……

        不敢开水龙头,害怕流出的不是水;不敢用莲蓬头,声音太大,听不到外面的情况,要是有什么人借着洗澡的声音慢慢接近,手里还提着…刀……

         不对啊,小马哥在外面,怕什么…
          
          “怎么了啊?”马嘉祺已经站到了门口。

          “啊!”

          马嘉祺站在镶着毛玻璃的门外,在门上留下人影,更害怕了……

         “要拿洗漱的东西吗?你换洗的衣服没有拿喔!”

        终于找到理由了!狼崽才没有在害怕!

     “是!嘉祺哥帮我拿一下吧。”

      “我可以进来吗?”

       刘耀文扯过浴巾盖住下半身:“好的!”
          
       马嘉祺推开门,把衣服放在了台子上:“你还没开始洗啊?”

        “没……”

      “没关系,我等你。“说完,马嘉祺带上了门。
        
        唉,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刘耀文打开水龙头。

        却突然听到了很奇怪的,很大声的声音。

       “哗”的一声,水喷了出来,但是颜色很奇怪,夹杂点红色,好像血丝…

        随着水突然喷出,刘耀文吓得坐在了浴缸里,接下来就是怪物登场大开杀戮的情节了:“啊啊啊啊!”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然后是拍门声:“耀文怎么了?被水烫到了吗?”

            “小马哥,我害怕…我不应该偷偷看内个电影…你进来…”刘耀文终于受不了了,他的脑洞太大了…

           马嘉祺叹这气进门:“你啊你,非要看恐怖片,结果连澡也不敢洗…”
  
            “这个…水…”

              好丢人…

            “大概是龙头或者水管锈掉了吧……你先出来…”

          马嘉祺把水开到最大,等了一会,直到流出的水都是清洁的。

         “害怕的话,可以开着门洗澡哦…”

         “冷…”

         “……那我跟你一起洗好了…”

         刘耀文偷偷叹了口气,这下终于不害怕了,但是又有点不好意思……

         马嘉祺拿来了换洗的衣服,进来时顺便打开了浴霸。

          温热的水慢慢注满了浴缸
,刘耀文把肩以下全部泡进水里……好舒服…
          
        马嘉祺在脱衣服,刘耀文刚好看见了马嘉祺的腹肌。

         好羡慕,好像要…

        刘耀文摸着自己平平的肚子,有些无奈。

         小马哥的身材真的好好……

         刘耀文羡慕的目光扫过马嘉祺的喉结…肩膀…锁骨…腹肌…然后是……

“喂…”马嘉祺有点好笑的看着耀文,“看哪儿呢?”

          “我没有!”刘耀文开始狡辩。

          “没关系啊,好奇很正常。”

          “嗯……”
           
          “你现在还小,还没开始发育,所以没有那么大。这个时候要注意卫生,定期清洗。没事别刺激它,内裤要松弛。不准因为好奇看不健康的……”马嘉祺突然上起了生理卫生课。

“如果哪天流出了白白的液体,就说明你长大了…”

          “哥,我求你……停……”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都是男孩子应该知道的……你转过去,我给你洗头…”

          马嘉祺给刘耀文洗完后,有点疲倦的靠在浴缸上。

           辛苦的训练、紧张的行程、聒噪的粉丝……

           还有那个不能接近的他,和那个亲吻自己他…

           仿佛落入层层蛛网。

           刘耀文察觉到了马嘉祺的表情。

            那是他疲惫的表情…

            还有每次因为李天泽被Amy念叨的,微微流露的厌烦。

            “小马哥…”

            “怎么…”

            “为什么,是你们两个?” 

  一滴水从莲藕头滴落,落在浴缸里,溅起了涟漪。

           马嘉祺看着浴缸里的水。

           如同这水一样混浊。

           良久,他才开口:“耀文,大人的世界太复杂,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要阻止你们接触是吗?你们关系明明这么好,凭什么不让好朋友接触?”

    
        马嘉祺沉默了。

        怎么解释?

         “耀文,我们要保护好彼此。”
      
          “哦……”


          十二点过三分。

          马嘉祺轻轻抚着耀文的背,盯着天花板发呆。

           今夜,他和他睡得怎么样呢?

        是不是和自己一样被困惑,被扰乱了呢?

            

        突然一声坚利的尖叫刺破了平静的夜空。

        Amy姐!马嘉祺瞬间翻身下床。

        那声尖叫,是极度恐慌时的尖叫。

         “不要出来!”马嘉祺对迷瞪的刘耀文说,然后转身披上浴袍冲出房间。
            
          他刚打开门,Amy也打开门跑了出来,脸上还敷着面膜,不过已经皱在了一起。

           “有人…在我的阳台…”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怎么了?”陈玺达叹出头来问。

           “什么意思?Amy姐,你说清楚一点。”

           Amy大力拍打着鹏哥房间的门,可是对方过了好久才开门。门开的一瞬间,Amy飞速钻了进去,把鹏哥都吓到了。

           “其他人回去睡觉,把阳台们锁紧了!窗帘也拉上!”简单了解情况后,鹏哥对被吵醒的几人说。

        

        据Amy说,自己在敷面膜时不小心揉到了眼睛,然后隐隐约约看见有人在自己阳台,好像带着防毒面具。

         “我也不是很确定…”

          最后两人换了房间,鹏哥这边的阳台旁没有粗水管或其他能借力爬上来的东西。
           
          “偷窥狂吗?但是怎么会在这里……估计看错了…”鹏哥一边想着,一边关上了房门。

  
        晚上下起了稀疏的细雨,没有人知道。

  

          第二天早晨,众人出房间时,在走廊中央发现了一张信封:“一楼餐厅集合用餐。”

           餐厅,用餐。

           大家都很饿了。

           早饭果然是自助餐,非常丰盛。

          正当大家吃的开心时,Amy从楼上下来了:“诶,鹏哥呢?”

          “Amy姐?我们以为任务开始后你们就不见了…”

         “没有没有,”Amy姐撩了撩头发,还没正式开始,“我去叫他,你们赶紧吃。”

          

        红色的液体接着地摊从门缝渗出。所有人都听到了Amy惊恐的叫声,大家马上放下手中的吃的,跑上二楼。

          Amy趴在地上,头深深的埋在胳膊见,肩膀抖动着在哭。好像遭受了严重的惊吓。

          丁程鑫跑过去扶起了Amy。

          “那是什么?”张真源指着地摊上那一点红色。

          Amy突然疯狂的挣开了丁程鑫,把虚掩的房门狠狠关上,声音里带着哭腔,但异常的坚定和冷静:“所有人下楼去餐厅,不要出去,不要分开!”

          “出大事了,我要向节目组报告,这里有个房间,里面有内线电话,是工作人员用的。”Amy从包里翻出了一把钥匙。

           “我去打电话,你们快下去!”

           “谋杀吗?”贺峻霖小声说,“自杀的话应该不想被别人发现吧…所以不会离门近…”

           所有人都看着他。

          “是的。”Amy说,“残忍的谋杀。”

         “我跟你一起去!”丁程鑫发话了,“你不能一个人去打电话!”
  
        “如果凶手还在附近,我们就都不要分开。”马嘉祺分析道。

       “他不会在这里观察我们的一举一动吧?”敖子逸盯着走廊尽头的摄像头,但是好像没有开机。

        “不行!别闹!听姐姐的话!”Amy摇着头说,“你们的安全更重要。凶手肯定想先解决成年人。而且……如果凶手是爬到我阳台偷看我的那个人,我……也许还可以给自己争取到一点时间……”Amy一边说,一边解开了因为冷扣的严实的衬衫领子。

           “如果我五分钟内没回来,不要出来找我。”  

          “别!Amy姐!别去!”丁程鑫见Amy掉头就跑,着急的追上前。
   
         “你干吗非要一个人去啊?!姐,开门!”

         Amy率先跑进了安全通道,回头关上了防火门。

         “怎么回事?这门为什么从外面打不开了?”陈玺达推了半天。
   
         “她太冲动了,肯定是被吓坏了。有点歇斯底里。”贺峻霖说,“干脆我们下楼等着好了。”
     
          众人返回了餐厅,看见了饭桌上有一个大盒子。

         “咱们的手机?!”敖子逸打开盖子,里面十个手机一个不少。

        大家纷纷拿回了自己的手机,但发现无法开机。

       “奇怪,没卸电池啊…”

       墙上的挂钟突然开始敲打,整整八下。手机仿佛被设定好了一样全部自动开机了,但是都无法解锁。死机卡在了锁屏界面。

         突如其来的奇怪事件让大家有些迷惑,突然李天泽开口:“五分钟早过了吧?”

         手机仿佛听到了他说话,进入了一个类似于siri的界面。

         一行文字浮现在屏幕上:“早上好,各位!”

        “什么鬼?中病毒了?”陈泗旭有些不高兴,怎么能随便给他们手机里装东西呢?

        “这次游戏的采用电子任务卡,各位可以通过手机接受任务。还可以录下游戏中的'精彩镜头',并且可以在线分享喔~当然,仅限给参与游戏的十个人分享。”第二段文字蹦了出来。

         “Amy怎么办?”丁程鑫有些焦躁,为什么节目租没有反应?

         下一行文字,让所有人颤抖起来:“Amy已经输掉'游戏'了哦~”

         输掉游戏?什么意思?

         “被npc抓到的话,就算输掉哦~任务未完成,也算输掉~”

         “请不要试图逃跑,与外界联系,或者尝试一系列无用的反抗手段。”

        

      “现在,请观看Amy姐受惩罚的精彩时刻吧!”

       “什么节目组?!不知道出事了吗?!”丁程鑫生气了,四处寻找摄像头。

       “丁程鑫,”马嘉祺叫住他,“节目组可能……”

        “啊!”宋亚轩吓得捂住了眼睛。

        手机正在显示live画面,在树丛里,草地周围躺着一些人,一动不动。画面中还有倒了的导演椅,旁边是一个带着帽子的男人。

         这身打扮,看起来像一个导演。

         镜头一转,大家看到了Amy的长发,她背对着镜头,被带上了面罩。

          “怎么回事,这是要干什么?”“那些人好像死了…”“Amy姐不会要……这个是凶手吗?!”

         Amy两手被绑在背后,被推入了一个箱子。她躺在箱子里,露出头和脚。

         “电锯戏法?!”马嘉祺的脑袋突然敲响了警钟,“所有人!不要看!”

         从手机里突然传出来嘈杂的电锯声。

         一个带着魔鬼面具,穿着黑斗篷的高大男人进入了画面,手里的电锯告诉转动着。

         然后……

          没有人看到发生了什么。

       

          只有敖子逸猜想这是节目组的玩笑,睁开了眼睛。

          但是看到了最恶心的一幕。

         箱子被拉开了,有很多东西流了出来……

      

          丁程鑫抱着被吓坏的敖子逸,低声安慰着。

          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恐怖事件吓坏了。

            怎么办?

  

          天上的阴云聚在了一起。

           暴风雨就在前方。



进入剧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开杀戮吧!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