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NOKE

我还没凉

不渡【嘉逸】BE

文题根本无关。

真的无关。

闲的慌写了这个。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还是看文吧。


1

“他想让你亲自打开这扇门。”

2

等到下了红眼航班,天都快亮了。

简亓握着冰冷的钥匙,将它插入了锁孔,可是迟迟没有拧。

他害怕了吗?并不。

或者是愧疚?也不算是。

人总是喜欢逃避现实,不是吗?

“咔塔”

“咔塔”

“咔”

简亓叹了口气,推开了白色的门。

月光穿透白色的窗帘,涌泉一般漫到房间的每个角落。大大小小的物品一尘不染,也许是为了迎接这位客人的到来而特意打理的。

只是床头那枝玫瑰已干枯,可花瓣上的灰尘并没能遮住暗红色的美。花瓣的脉络清晰可见,依旧顽强的站立在花蕊旁。

就像一个心碎的人儿,倔强着不愿让所爱离去。

3

阔别已久。

4

简亓望着房间里的陈列,即熟悉又陌生。杂物都被清理出去了。

房间里的一切都是当年他要求这个房间应该呈现的样子。

整洁,舒适,宽阔。

拉开窗帘,后院的银杏洒了一地的金箔。在月光下闪着光。

简亓望着外面出了神。




“亓。”

身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久违的呼唤 。

5

他来了。

6

月光里,敖三还是那么好看。

“你可以……我可以抱你吗?”他小声的问。

简亓看着他的眼睛,那充斥着期待和紧张的眼眸。等待着一个答复。

他默默地走了过去。

拥抱时,简亓的目光不自觉又扫向了敖三的脖颈。那是他曾经爱不释手抚摸过,且用细吻将其染成过粉红色的地方。

对方的胳膊还缠在自己身上,脸庞还贴在自己胸口。

他是否在倾听自己的心跳呢?简亓不知道。但是当简亓无法推开怀里人的时候,他知道了怀中人心里的不舍。

“人没必要太绝情,就由他去吧。”简亓想。

于是两人就这么抱着。

直到敖三的后背停止颤抖,热泪浸湿了简亓的胸口,两人才放开。

敖三红着眼眶,退后了几步,坐在床上:“你好像很讨厌软弱的我。”

敖三低着头,一滴泪掉下来砸在了地板上。

“我不知道,”简亓说,“也许曾经还喜欢过。”

软弱的他是怎样的呢?简亓拨开回忆的迷雾,细细思索着。

记忆中,对别人,敖三从没有恳求过什么,从没有被强迫过,也从没有顺从过。

对自己,却有无数次。

之前数不清的多少次都是跟自己在床上、桌子上、沙发上……当金牌经纪人和知名保全公司总裁两个有头有脸的人不顾脸面的翻云覆雨时;当那个一拳能打坏别人脊柱,一脚能将别人踹飞两米的他心肝情愿并且心怀渴望的在一个温文儒雅的男人身下主动求欢时;当简亓掐着敖三的脖颈,让对方摆成不同姿势然后自己再加以放纵的肆虐时。敖三才恳求着,被强迫着,顺从着。

这都是之前,那么最后一次呢?

最后一次的恳求,强迫与顺从,都在那个初秋。

7

“这段时间,你过的还好么?”床上的人小声的问,声音里夹着忐忑的心跳声。

简亓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把那句“很好”憋在了喉咙里。

离开了对方但过的很好,这样的话说出来是不是太过残忍?

毕竟曾经相爱过,也毕竟自己多少年在圈内的职业习惯,伤人的话,简亓不喜欢说。

“一般。你呢?”简亓望着床上依旧低着头的人,“有没有受伤。”

也许是已经放弃了听到慰问的期盼,此时此刻听到那句“有没有受伤”,简亓看到,敖三就像含羞草,缩了一缩。

“都还好…”敖三终于抬起头,硬挤出一个笑容,可简亓还是面无表情。

“三儿。”简亓注视着敖三的眼睛,“你变了。”

敖三没有说话,好像在等简亓继续说下去。



“你爱我爱的好卑微,你失去自己了。”

8

敖三的眼框又红了:“我知道。”他的声音非常沙哑。

“我把自己弄丢了,简亓。是你害的我搞丢的。”敖三站起身。

“我希望你回来,可以陪着我。”

“呵。陪着你?”简亓发出一声冷笑,眼神里尽是嘲讽。

9

“我需要人陪的时候,你可不在我身旁。”

10

“简亓,”敖三的声音带上了哭腔,“那是最后一次。”

没想到这句话引爆了对方的情绪。

“最后一次?”简亓几乎吼了出来,“你到底有多少个最后一次?你一次次让我担心,我他妈过个纪念日也得他 R 妈 R 的担心你是不是一打完电话就被人一枪崩了!”

眼泪又从敖三的眼里滑落。

“我累了。”简亓靠在椅子上看着敖三掉眼泪。

“每次你出任务我都要提心吊胆,每一个陌生电话打来我都要怀疑是不是找我要赎金的。你错过生日、错过情人节、错过纪念日,你错过了咱俩每一次相见的机会,还想让我跟你过日子?你能不能爱惜一下你的命?”

“敖三,如果你哪天死了,我会很伤心的。所以我不敢和你在一起。你每次都骗我是最后一次,每次都保证不再会了,你是不是觉得你在我心里刺的窟窿用你每次伤好后跟让我睡就能修复?不可能。”简亓红着眼眶,眼里有东西闪烁着。

“我要是只盼着操 R 你,我就不会买这个。”简亓举起了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反射着灯光,耀武扬威,就好像简亓觉得自己站理似的。

突然,简亓想起什么似的,目光扫像敖三的左手。

在对方没来的及心虚的藏起手前,简亓已经看见,无名指上,并没有和自己一样的指环。

11

房间再次陷入了沉默。

简亓把指环卸了下来,放在桌上:“我不是个念旧的人,所以这个就没必要留了。”

“我毫不在意你的在哪里。随你了。”简亓的神情有一丝失望。

敖三依旧没有说话。

“我后天的机票回美国。”简亓说完这句,转身想往外走。

终于,敖三张口了:“你好绝情。

12

“你连让我挽回的机会都不给我。”

13

“你已经错过了。”简亓瞪着敖三。

悲伤突然变为愤怒,爬上敖三的脸:“那又怎样?你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也不需要知道,”简亓豪不示弱,“我只知道我要找一个能和我在一起陪我到老的人生活,而不是像你这样的。”

“你欺骗我的感情。”敖三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胡诌了一句。

简亓微眯着眼,终于说出了埋在心底的话:“想你这样的,只顾自己生意和名声,把我一次次丢在家独自着急。回头来只道歉不悔改,一次次伤我的心的人。你才欺骗了我的感情,我只是供你爽完就扔的玩具。你竟然愿意跟别人拼命到你死我活都不愿和我吃顿饭,我看你是打架上瘾了。”

敖三看着窗外,没有说话。

14

天真的快要亮了。

15
“我们放了彼此好不好,我不想跟你耗下去了。争个谁对谁错,谁欠谁的都没有意义了。都过去了。”简亓背对着敖三,叹了口气。

“我求你!”敖三突然提高了声音,“别离开我,别恨我!”

“我不恨你,但是不爱了。”简亓依旧云淡风轻,“也许我们真的不合适,我喜欢安稳的生活。”

“我可以为了你放弃公司!”敖三眼里透出了坚定。“只要你愿意…”

“够了!”话还未说完,就被简亓的怒喝打断,“你早干嘛去了?我走了一年,你现在知道找我了?”

“我…我找过!”敖三咬着牙。

“骗子。”简亓豪不留情。

“是你换了所有联系方式,一声不吭就走人的!你让我怎么找你?”敖三拳头紧握着。

“你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还是说你手下的人接单太多了,腾不出人手找我?”简亓冷笑着反问。

“你……混蛋!”敖三怒吼着举起了拳头,冲向简亓。

16

但拳头砸到了地上。

17

“我跪下求你了,原谅我最后一次!”

简亓感到一阵烦躁,转身要走。没料到敖三直接抱住自己的腿,拉着拽着不让他脱身。

“你干嘛?放开!”

“我不!你别走!”

“放开,好好说话。”简亓耐着性子说。

敖三低着头不松手,良久才憋出一句:“你爱我到什么时候?”

“什么?”简亓挑眉。

“如果当时我去找你了,或者给你打电话了,你会回来吗?”敖三抬起头,眼泪再一次滚下。

“会!”简亓回答的斩钉截铁。“我会回到你身边。”

“那现在,现……”

“没可能了,你没有机会了!”

“可是…可是我还爱你啊…”

“我说过了,你要是爱我早就有行动了。我不懂你为什么要到现在才死缠着我。”

“我就是要缠…缠着你,你别想跑!”敖三任性的把简亓向房间里拽。

怒火从心脏喷涌而出,汇聚在脚底,简亓用力把敖三踹开:“幼稚!”

“你骗了我一次又一次,敖三!你觉得很好玩吗?你觉得我脾气好是不是?你是不是觉得你死了也无所谓?你想过我没有?你让我怎么过?”简亓扯着敖三的领子大声质问着。

“你还爱我,我知道,你留下!”敖三扑上去抱住简亓,死死扒着他的肩膀。“你一定还爱我,你之前都愿意回来现在为什么不愿意了!你别嘴硬!”

“放开!你不敢打我我敢打你!”简亓用力想把对方推开,可是对方纹丝不动。

“你打我!把我打一顿再留下!打哪里都可以!我绝不还手!”

看着面前的泪人完全丢失了威风和气场,简亓的心脏终于感到一丝刺痛。

他受不了了。

敖三说得对,自己还爱他。

但是,还有最后一件事。

18

“好啊,你放开,让我打你。”

敖三立马乖乖放手,挺直着站好。

“我先让你清醒一下,然后你再回答我的问题。”

敖三点点头。

简亓豪不留情的上手就是一个狠狠的耳光,把敖三打了一个咧切。

“我问你,”简亓扳直了对方的下巴,“你的'最后一次',是不是真的最后一次?”

敖三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你已经一年多没有出过任务了,对不对?”

敖三半天没有反应,终于发出了哽咽的声音,随着泪流。

他知道简亓发现了他的伤痕,可是,他无法解释。

简亓暴怒的扯开敖三的衬衣,带着伤痕的肌肤暴露在了凌晨的冷空气中。

19

“我受够了你满口谎言,你到最后还在骗我!”简亓使劲把敖三推了一把,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我怕,简亓!我……求你…再抱抱我……”敖三转为了恳求。

“你疯了,敖三。”简亓摇了摇头。

天空即将破晓。从远处传来一声鸡鸣。

20

敖三站在原地,盯着简亓的后背。

“天亮了,亓。”敖三说。

“我求你抱我最后一次……从这以后,我就彻底消失在你的生活里了…真的…好…好不好?我真的求你再发最后…一次善心…就一次啊!最后一次!你…别不说…说话啊…”敖三哽咽着。

简亓没有反应。

太阳马上就要露出地平线了。

“你不…抱我,我就抱你了…”

敖三一小步一小步的接近着,简亓只是在原地,没有动作。

他心软了。

为何不原谅呢?看在他那么可怜的份上。看在那些哀求和哭叫还有眼泪的份上。

如果这次真的悔改了呢?

那就再给他一次机会。

21

于是简亓转身了,他要把敖三狠狠地锁在自己的怀中,贴着他的耳朵,告诉他:“三儿,我还爱你。”

可是阳光已经从窗帘间隙照了进来,那美到心碎的晨曦。

22

没有身体相贴的温暖,也没有忐忑不安的心跳,更没有耳旁的呢喃。

只有照进房间的晨曦,和床头不再倔强的玫瑰。

偌大的房,只有简亓独自一人。

23

散落了一地花瓣的干枯的玫瑰。

24

门开了。

宋玄红着眼进了房间:“简哥。”

“我们要出发了。”

25

简亓,你还记得你为何回国吗?

一个声音在简亓心里响起。

26

空气中充满着花的馨香。

黑白照片里,敖三还是那么好看。

简亓抱着眼泪已经流干的宋玄,盘算着退掉回程的机票。

这次他回来,是来参加敖三的葬礼的。

敖三在出任务时被抓住,走的并不轻松。

昨夜的一切,仿佛幻梦一场。

他来了。

或者他回来了。

但是他已经走了。

27

敖三不在了,宋玄也要搬走,住到离城里更近的地方。

走了的人已经走了,没走的还要继续前进。

宋玄还有工作,住在郊外确实不太合适。

明天,就要搬家了。

简亓失魂落魄的坐在角落里,旁边堆着酒瓶子,他就这样从傍晚喝到了黑夜。

没想到,如今连珍藏回忆的地方也没有了。



28

“亓,今晚的月亮也很亮。”

29

他又回来了。

30

简亓冲过去想抱住敖三,可是直接从敖三的身体里穿了过去,狠狠栽倒在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抱你?”

“亓,阳光照到我了…”敖三蹲下揉着简亓摔疼的地方,尽管简亓感觉不到他。

“真的好疼…灼烧的痛……你要是当时答应我就好了…亓…我的时间快到了…我马上就要走了,不回来了…”

“别走啊,求你了……”简亓像个小孩子一样恳求着。

好像昨夜的敖三一样。

“我已经拖了一年了,亓。”

“什么?”

31

“我早就死了,亓。”敖三说,“最后一次任务出了点差错…我…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可惜昨天我被阳光照到了…我马上就要走了…必须…”

32

“我奄奄一息被送到医院,结果还是没撑住。我临死告诉炫炫…说一年后再为我举办葬礼…因为我知道,如果我的死讯当时告诉你了,你会很伤心的。”

“我身上的伤…是他们留下的…他们在追杀你,亓。都怪我,给你惹麻烦了。没想到死了之后,在灵魂上还能看到伤痕…”

“你的戒指我带进坟墓了…本来想还给你的…你应该找一个和你一起安稳生活的人,给那个人带上戒指…但是我真的好舍不得它…把它摘下我觉得…很冷…”

“再见了,亓。”

33

敖三的唇贴在了简亓的唇上。

尽管两人都没有感觉到。

34

慢慢的,敖三的身体消失在了简亓的眼里。好像晨雾消散在清晨的光辉里。

再见,简亓。





THE END

有些话要早说,别等到最后。

你的最后不是命运想给你的最后。

评论(3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