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NOKE

我还没凉

残酷黎明(三) 惊雷

我更文会比较慢,emmm

本章跳跃有些大,不要觉得你少看了一章你没有少看。

第一波任务很无聊就不详细写了。

马上,马上就变得更有意思了。




1


令人窒息的黑暗。


马嘉祺慢慢地苏醒了过来,脸侧有什么液体干了,他估计是血。


他被压在了碎石下面,幸好只受了轻伤。


头嗡嗡的疼,左胳膊已经麻木了。他努力回忆着发生了什么。


任务!李天泽!


两人要一起完成攀岩的任务,结果失败了,惩罚便是降下成堆的碎石。一颗较大的直接砸到了他的头上。


天泽在哪里?


马嘉祺用力移开身上的石头,站起了身。


浑身酸痛。


太阳都快要落山了,没想到自己竟然昏迷了那么久。


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影。


马嘉祺心中顿生一种不好的预感:“天泽!李天泽!”他大喊着。


回应他的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难道……


他跪了下来,疯了一样的把石头刨开。一边刨石头一边喊着李天泽的名字,可是没有任何回应。


直到天空暗了下来,双手上沾满了血和灰土。坚利的石头把他的手划的伤痕累累。


可是心中的绝望比手上疼痛更要令人痛苦。


李天泽,找不见了。


马嘉祺趴在石头堆上无声的流着泪,直到天空陷入黑暗。




突然,他感到背后有光打过来。


“小马哥!”



是亚轩的声音。




2


宋亚轩和陈玺达两人提着手电跑了过来。


宋亚轩的脸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划伤。


“天泽呢?”陈玺达小声问,但看到马嘉祺失魂落魄的样子,两人也大概猜到了情况。


马嘉祺坐在地上低着头,转过头望着石堆。


“我…可以把他背回去…我们打算在山角…”陈玺达蹲了下来。


“不…没找到…什么都没有…”马嘉祺声音沙哑地可怕。


“那他可能还活着,对吧?”宋亚轩想马嘉祺放松一些,安慰他说。


马嘉祺咬了咬牙,又站起身:“你们帮我一起找吧。”


另外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没有说话。


慢慢地,宋亚轩才说:“咱们…咱们必须要走了。要赶在规定时间内集合…”


他打开了手机,手机上显示着醒目的红色倒计时。


马嘉祺的脸色黯淡了下来:“你们走吧,我一个人留下找他。”


“你也必须要走…所有人必须要集合…否则…”


“我不!”马嘉祺红着眼朝他们吼道,“他可能就在下面…晕了或者受伤了…他…还等着我们去救…他…你们…”


“否则会有惩罚的。”宋亚轩鼓起勇气说完了陈玺达的话。

3


是啊,惩罚。


马嘉祺呆呆地望着两人,他知道他不可以待在这里了。至今发生的一切足矣证明他们并不是被开了玩笑,而是真的落入了险境。


如果因为自己招来了惩罚,可能会有其他伙伴……


但是…尽管是这样…心里还是无法接受…不会的…他绝对还活着…


腿上的力气被抽走了一样,马嘉祺一个没站稳,“哗啦”一下坐在了石堆上。


他太累了,跑到任务地点…攀岩失败…被活埋…昏迷…然后起来找李天泽…


“李天泽…你出来…”马嘉祺带着哭腔对一堆堆成山的石头念着。


“你出来啊,我都等你一个下午了…”


宋亚轩慢慢的从背后靠近马嘉祺。


“出来啊天泽!你!快!给!我!出!来!”马嘉祺崩溃的挥拳狠狠砸向石头,随着喊叫一下又一下。


“你好歹动一动啊!我就知道你在哪儿了!李天泽你懒死了你…”马嘉祺又趴回了石头上,任眼泪洗刷着石头。


宋亚轩从背后轻轻抱住了马嘉祺。


马嘉祺感到脖子上有温热的液体滑过。


“小马哥…对不起…我们找了半天,真的没找到真源和泗旭…”宋亚轩趴在马嘉祺耳旁轻声告诉他。


瞬间,马嘉祺好像被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连喘息声也戛然而止。


“还有…小贺…他…最后只有耀文回来了…丁程鑫他们去找了…”


马嘉祺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只想一动不动。




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和李天泽一起看电视剧,里面的角色正因为听到了爱人的去世的消息而大哭大闹。


李天泽当时面无表情地嚼着薯片吐槽到:“这演的太浮夸了吧…如果是我的话啊,我肯定就什么也不会做。”


“什么意思?”马嘉祺问。


“我觉着吧…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肯定会不哭也不闹,什么也不干,就植物人一样坐那儿,不睡觉不说话,不喝水不吃饭…”


“有道理…薯片呢?”


“吃完了,自己去拿。”


“不用了…”马嘉祺偷偷靠近李天泽,快速地在他唇上亲了下。


“我就尝尝味儿。”


李天泽一巴掌拍在马嘉祺背上:

“你咋不去死?”






曾经的一切是否都将化为回忆里的尘埃?


4


月亮弯弯挂在天上。


集合后大家决定露宿,因为遇到危险后好逃跑。


丁程鑫三人没找到贺峻霖,只找到了他的眼镜。


已经裂了一条缝。


三人在迷宫里转了半天,触发了几个没触发过的机关,其中敖子逸还差点掉到地下。可是就是没找到贺峻霖。


如果他逃跑了,应该根据指定地点集合。


可是他没回来。


丁程鑫安慰大家也许是手机掉了,当然,大家心里都有一个答案。


没有回来的四人,估计再也回不来了。


回来的路上,马嘉祺三人领取了补给。


食物,水,药品和打火机。


篝火“噼里啪啦”的响着,马嘉祺拿着棉签蘸了双氧水给宋亚轩的伤口消毒。


小孩咬着牙忍着蛰痛的感觉,看的马嘉祺心疼。


伤口不浅也不算太深,但是一定很疼。


马嘉祺把药给他敷上,最后贴上了纱布。

刘耀文被丁程鑫强塞了一个汉堡,已经被哄睡过去了。


敖子逸依旧没有食欲,勉强吃了半个,最后一口还干呕着吐了出来。


马嘉祺接着火光把玩着他今天捡来的石头,这是他临走前从石头堆里拿的纪念品,颜色白的可爱。


丁程鑫走过来,拿了两个汉堡:“跟我一起吃吧?咱们必须补充体力。”


“谢了。”马嘉祺接过汉堡,咬了一大口。


这是属于“外面的世界”的味道。


是“从前”的味道。


如今与世隔绝还发生了这么多意外,吃个汉堡都可以真情实感。


“今天对所有人都很不容易。”丁程鑫说。


“你有什么想法吗?”马嘉祺问,“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啊…”丁程鑫喃喃的说着,“咱们要不要尝试逃跑?”


“危险。而且你忘了的,咱们下不了山。”马嘉祺提醒他。


“对……”



想要下山,必须拿到缆车的钥匙。


“你们完成任务了吗?有没有奖励?”马嘉祺问。


“完成了,不过没有奖励。”丁程鑫说,“他让我俩打电玩。打丧尸的游戏,要通过最困难关卡…如果在规定时间内没赢…估计我俩也失踪了。该死的,小逸受不了那个血腥画面,让他想起…”


丁程鑫没有往下说。


“我没有完成任务。亚轩和玺达完成了,但是什么也没给。”马嘉祺说。


“估计,后面有其他任务等着咱们…”丁程鑫喝了口水,然后递给了马嘉祺。


两人就这样,一人一口,分完了一瓶水。


“今晚咱们轮流守夜…我害怕…有人偷袭…就是NPC…”丁程鑫说,“我先来吧,一人一个小时。”


丁程鑫坐在篝火旁,望着火星飞向天空。


祈祷着今晚大家能和平的度过。



5


森林里,两名少年整俯着身穿过灌木和大树。


“真源,咱们手电快没电了。”陈泗旭看着微弱的光,若是摇晃的太厉害,手电可能直接罢工一秒,然后再次黯淡的亮起。


“找个地方休息吧,你的伤怎么样?”


“没关系。”


两人穿过层层叠叠的各种植物,踩出了一条小路。


终于,两人发现了一片裸露的土地,被几棵大树半围了起来,看起来是个完美的休息地。


手电没电了。


两人直接陷入了黑暗。


“坐吧。”张真源坐在了树根下。


陈泗旭挨着他坐下,两人都没有出声。


突然,张真源转身抱住陈泗旭,用吻封上了对方的嘴。


就这样抱着,谁也没说话。


突然,陈泗旭推开张真源,小声说:“有声音!”


好像有人在接近。


陈泗旭紧紧把张真源的手握住,转着头想确定声音的来源。








突然,一道强光射了两人。



是专业级别的大手电的强光!



顺着刺眼的灯光,两人看到了拿着手电的,是一个巨大的身影……







TBC




从此以后只要可能会剧透的评论我都不会回复。【估计也没有评论】

大家可以在底下各种瞎猜发散分析。

大概两章之后吧?就可以尽情分析了?

也许 ……可能……吧……


|ω・)


不要打我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