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NOKE

我还没凉

残酷黎明(四)疾风

从本章开始,带着智商!

你们猜不到猜不到猜不到

成绩回春,开心的更了文,下一次不知什么时候。。

我竟然还涨粉了。。




1


月亮被厚厚的云朵盖住,仅仅透出一点点微弱的光亮。远处有零星灯火,那些是度假村的路灯。阵阵冷风不停袭来,吹起了一些沙尘和树叶。


马嘉祺脱下外套盖在了身边熟睡的少年身上,自己向篝火的方向挪了挪。


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马嘉祺看着少年的脸庞——从什么时候,两人的关系变得暧昧了起来呢?


也许是那些日常中的打打闹闹和不经意的某些瞬间,这些点点滴滴汇聚成了心跳的河流,奔腾在少年人的血管里。


马嘉祺闭上了眼睛,眼前渐渐浮现出了另一个人的背影。


午后阳光,琴声动听。


李天泽。


难受的心情再一次爬进了马嘉祺的心,他真的不愿意相信,但他也在说服自己接受现实。


他知道李天泽不可能活着在石头堆下直到现在。所以唯一的希望就是李天泽逃跑了。


可是没有一点痕迹来证明。


一切都是未知数。


所有人被卷入了一场灾难的漩涡,当务之急便是保全大家的性命。


可是,张真源和陈泗旭失踪了,贺峻霖也是,还有李天泽…


才第一天,四个人就出了状况。


未来怎样,没人清楚…


轻微的咳嗽声把马嘉祺从思绪中拉出,身边的少年突然坐了起来,神色很不正常。


“三爷?”马嘉祺试探的叫了声。


“……”敖子逸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有着不常见的闪烁。


“我做噩梦了。”敖子逸看到马嘉祺,手不安分的揪了一把地上的草,才说道。


“别怕…”


两人就这么看着,突然地尴尬了起来。


两人都心照不宣,是因为缆车里的那件事情。


到底要不要问清楚呢?


马嘉祺在心里默默打了一个问号。


可是没想到,对方先开了口,一开口就直捣黄龙。


“缆车上内个,你别在意行吗…”敖子逸又不自觉地低下了头,抠着手。


可真是太尴尬了。


马嘉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自己还是很在意的,但是一时间竟组织不出来一个答案,结果嘴上模糊的说了一句:“如果你有危险,我会保护你的。”


“你…”,敖子逸看了他一眼,“我不需要你保护…咱们互相帮助吧。”


空气又安静了下来。


“你现在好点没?”马嘉祺关心到。


风吹过敖子逸被冷汗濡湿的头发,让他觉得有些冷。


“还好…梦见Amy姐了…就是那个…”


Amy姐被电锯锯开的场景。


“还是不要想了…或者可以给我说说,也许可以帮你分担一下。”马嘉祺希望自己在这个时候能更贴心一些。


“只是看见了…肠子…肺…还有肝脏什么的…”


“你就假装自己在看…僵尸电影好了……肯定都是假的…”


“对啊…”,敖子逸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小时候我非要看丧尸片,结果吓到睡不着,我妈就安慰我,说那些血都是番茄酱。”


“你现在也可以这样试试。”马嘉祺看着敖子逸贴在额头上的刘海,有种上手帮他整理下的冲动。


“我们还能见到家人吗?”敖子逸突然问了一句。


“别这样,”马嘉祺眉头一皱,坐的离他近了一点,“又没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等咱们找到了剩下的人,拿到缆车钥匙,就赶紧离开这里。”


敖子逸突然眯着眼睛伸长了脖子。


“一定要抱有希望……”


“停!”敖子逸打断了马嘉祺。


“你听到了吗?”敖子逸问。


马嘉祺马上把注意力放在耳朵上。


黑夜的风,带来了断断续续的音乐声。


像是来自一个八音盒。


敖子逸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紧接着,马嘉祺的手机也振动了一下。


麻烦来了。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简单的问句:



“你们想来点儿冰淇淋吗?”

“快叫大家起来!”敖子逸“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跑向了丁程鑫。


风中除了音乐声,还夹杂着引擎声。


有辆冰淇淋车要来了。


马嘉祺跑去摇醒了陈玺达,突然,察觉危险直觉让他转过头。远处,两点灯光正在靠近,是车灯。


场面一时有点混乱,突然被叫醒的几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危机感瞬间威胁着马嘉祺的大脑,他知道必须要做些什么了:“大家快捡一个火把,然后熄灭篝火。”


“谁…谁来了…”宋亚轩懵懵的揉着眼睛,被马嘉祺一把拉住。


“跟着我,有人来抓我们了。”马嘉祺对宋亚轩说。


“分头跑吧,我们之间肯定会有漏网之鱼的。”丁程鑫的大脑终于上了线,马上建议道。


事不宜迟,六人分为三组,拿着火把躲进了树林里。这是当时选露营地时计划好的,从这里可以逃进森林。


逃亡开始。


2


一辆冰淇淋车缓缓停在了熄灭的篝火前。从驾驶座跳下了一个巨大的黑影。


是一只大型的狗熊玩偶,还提着砍刀。


狗熊绕着车转了两圈,没有发现人影,有些气急败坏的踢开了篝火,转身跳上了车。


这就是所谓NPC吗?


看起来智商欠费的样子。


高耸的树上,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坐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眼里尽是嘲讽。


愚蠢的工蜂还不知道,它们都是蜂后的棋子。


3


陈玺达拉着刘耀文在森林里跑了很久,直到两人都精疲力尽栽到地上。因为害怕被跟踪,陈玺达不敢把火把弄的太亮,仅仅用很小的火照路。


现在快要熄灭了。


陈玺达着急的随手扯过一个干树枝就试着点燃,效果甚微。


“哥,地上有干叶子。”刘耀文提醒道。


于是,两人终于用不到巴掌大的火焰,点燃了一堆篝火。


茫茫黑夜中,这堆小小的篝火不仅带来了温暖,也带来了心理上的安慰。


“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陈玺达把刘耀文一把揽过来扣在怀里。


“嗯…哥你不困吗?”刘耀文竟没有反抗。


“我没事,你睡你的。”


“不行,你困了就叫我。”刘耀文闭上眼睛,往陈玺达怀里靠了靠,嘟囔着。


“好…”


不一会儿,怀里的小孩就睡着了。陈玺达看着小孩熟睡的脸,心里有一股复杂的情绪。


刘耀文常常会让他忘记自己的年龄。


虽然自己在家族里也算弟弟级,但是他希望自己依然可以肩负起一个兄长的责任。


没有人应该被卷入这场灾难,尤其是耀文。他不可以在这次事件中受伤害。


自己不会允许。


陈玺达靠在树上,抬头望天。


也不知道其他的人怎么样了。


明天,又会变成怎样呢?





4


自己本来是在石堆下。


被人救了出来。


但是…为什么…





李天泽从黑暗中醒来,努力回忆之前的事情,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来到现在这个地方。


他也回忆不起来,是谁救了自己。只能回想起有人使劲拽着自己,把自己拉了出来。他想不起来任何事情。


并且,他的手和脚都被捆在了椅子上。


李天泽想努力挣脱,但是他的努力是徒劳的。


突然,一束强光照射到他的脸上,照的他眼睛睁不开。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他的名字。


是谁…为什么自己想不起来…


仿佛失忆了一般……


5


漫长黑夜后,晨曦终于爬回了地平线。


浑身泥污的少年站起了身。


终于熬过了第一晚。


今天…希望不是再靠自己了…




阳光穿过森林的间隙。


穿着黑斗篷的人还是挂在树上,将这里的风光尽收眼底。


第一天太放水了,真正的刺激还在之后。


蜂后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这里危机四伏。


他也不是绝对安全的。


此时此刻,在这里。


有个人,为取他的性命而来…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