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NOKE

我还没凉

曼秀雷敦之吻 【嘉逸】

*剧情很俗


*根据本人真实生活改编


*曼秀雷敦,某护肤品品牌,文中代指曼秀雷敦薄荷唇膏


*不是曼秀雷敦的广告


*我爱曼秀雷敦


1


试问,现在十五岁的初中男生,有几个是“爱喝水”的?


也许有,但马嘉祺真的不是。


在小时候,他就被家长各种哄着喝水。


比如说马嘉祺上幼儿园时去了一次动物园,他看到了真的河马,很是兴奋。


妈妈见缝插针:“祺祺,你想不想当小河马?”


马嘉祺:“想!”


妈妈拿出了水杯:“小河马喝水喝的很大声,要发出'咕咚'的声音,你会吗?”


马嘉祺结果水杯喝了一大口水,用力咽下去:“咕咚……咕咚……”


妈妈微笑:“小河马真棒喝了好多水。”


但是几次过后,小河马的把戏就不管用了。


之后,马嘉祺又逐渐的成为了小鲸鱼小海豹小海豚等等生物。


直到,他长到了不会被大人套路的年龄。




“嘉祺,怎么早上给你装的水到现在都没咋喝呢?!你上一天学不渴吗?!”


“不!!!”


马嘉祺表示,每天晚上睡前喝一点,早上起床一口,中午饭后一口,就够了。


烦死了,早知道就把水倒掉再回家了。


第二天,马嘉祺真的把水倒掉了,看着空空的水杯,妈妈很是欣慰。


第三天也是……


第四天……


第五天,晚上睡觉前哥哥悄悄跟他咬耳朵:“妈妈问我你是不是真的喝水了,我说你真的喝了,你明天别把水倒完,留上一点。”


当晚,马嘉祺和哥哥在浓浓的兄弟情里入睡了。


第六天,马嘉祺记住了哥哥的叮咛,只倒了一半的水,然后,他和哥哥两人一起被爸妈当场抓住了。


能不能!!!在来接我们放学的时候!提前说一下啊啊啊!!!天天都是我们自己回家竟然还有这种偷袭!!!




“不爱喝水是个大问题,影响身体健康。”爸爸严肃的说,并且宣布这周不给零花。



2


之后的一天早上,马嘉祺刚坐到饭桌上,哥哥就盯着他的嘴看。


哥哥:“你的嘴好干,都起皮了。”


马嘉祺:“?”


他突然觉得嘴唇的皮很紧很难受,这种感觉有一段时间了,每次一难受,他都 舔 嘴 唇 。


于是,他又舔了一下。


突然,一种轻微的刺痛感传来,感觉像是嘴上裂了口子。


“不准舔嘴,越舔越干。”妈妈看见马嘉祺舔嘴,一下就明白了,“叫你平时不喝水。”


“妈妈,我难受……”马嘉祺真的很不喜欢嘴上的感觉。


“先吃饭吧,一会给你找找唇膏。”


唇膏是什么?



3


出门前,妈妈拿来了唇膏。


“我不要涂口红!”马嘉祺抗议,这是小女生才干的事情,而且这不是一般的口红,看包装肯定是绿色的口红。


妈妈:“这不是口红,你看,这个是没有颜色的。”


果然是没有颜色的。


这个就是唇膏吗?半透明白色的,看起来像一块糖。


妈妈把唇膏涂到了马嘉祺红红的干干的嘴上。



那一刻,马嘉祺的世界改变了!!!





这……这是什么……这是什么神奇东西简直太有用了嘴唇一下子就不干了好舒服啊油油的但是不腻竟然还有薄荷的味道!!!





妈妈把唇膏塞到了马嘉祺口袋:“难受了就用它,不要涂太多,涂一点抿一抿嘴就好。”



4


从此,这个东西一直陪马嘉祺升到了初中。


曼秀雷敦薄荷唇膏,绿身白盖,非常好用。


某天,当他又拿出它时,他毫不意外地收到了周围某些纯血直男惊讶的目光:


“你……还用这个?”


仿佛看到了什么惊天大事。


马嘉祺波澜不惊,开盖旋出轻涂一层,抿嘴扣盖装进口袋,缓缓地张开散发着薄荷味的薄唇,云淡风轻道:“我又不爱喝水,所以用这个。”


“不是女生才用的吗?”


马嘉祺看着对方起皮的嘴唇很无语,你们不难受吗?


难道这世上存在嘴唇起皮但不难受的人?!


不可能!!!


男生们表示无法理解,女生们则尖叫着表示:“天呐,你好精致!!!”


马嘉祺继续无语,和你们这些醒着擦防晒,睡觉涂晚霜;周内上学日常遮瑕,周末逛街网红淡妆。张口闭口就是YSL和MAC的女孩儿们比,我明明是糙汉。


不就是男生涂唇膏吗?!怎么了?!


嘴干了就要涂唇膏不对吗?!


大惊小怪什么!!!



那边女生们还在讨论马嘉祺:“他好白好瘦皮肤好好我好想摸他的脸……”


马嘉祺不理她们,看了看表。


喂!十二点零五了!


敖子逸!!!



5


十二点零七,敖子逸终于叼着一根烤肠吊儿郎当的走过来了。校服不拉拉链,里面衣服上的嘻哈喷绘图案一览无余。走一步跳两步,手跟着头发一起不安分,和校服拉链一起跳舞。


“唔!”虽然叼着烤肠不能说话,但敖子逸还是热情地打了招呼:手用力拍在马嘉祺背上,脑袋一摇,头毛随风飘。


马嘉祺拽着活蹦乱跳的敖子逸给他拉上校服拉链:“穿校服不拉拉链扣分的。”


敖子逸送给他一记三爷白眼。


“走!”马嘉祺撸了一把他的头发,“不吃食堂非要吃路边摊……”


奇怪,没有理由,但是看到就忍不住上手。


“你!”敖子逸急得吞下烤肠,“竟然敢破坏我的发型!!!”


“我给你把头发拨上去,”马嘉祺一边躲过敖子逸伸手来掐他腰的爪子,一边找理由,“你刘海过眉,小心转角遇老韩。”


老韩是一个爱使坏的教导主任,平常故意不提醒,哪天心情好就抓一个头发不合格的学生


给 他/她 剪 头 发。


“在理在理,你这个小弟很称职。”敖子逸满意的点点头,手很自然的背在背后。


敖子逸认为手背在背后,会让他帅气的如同港片里什么都不怕的大佬,如果再来点风雨特效就更好了。但是马嘉祺说他有点驼背,如果再丰满点,看起来就像光头校长。


两人聊着走过紫藤萝长廊,追着跑过梧桐树走道。飞速在食堂解决午饭后,坐在大松树下一人一根奶糕,看着草坪上的名人塑像和远处操场上打篮球的学长。


马上就要中考了,两人不想分开。


“敖子逸,你的化学!”马嘉祺敲着他的脑袋,“下次再上不了40,我就不请你冷饮了。”


敖子逸抽出嘴里的奶糕:“ 我记得有人考试前告诉我英语要上一百一,上不了请饭,结果太粗心了只考了一百零几。我要不要让他付我砂锅钱呢? ”


马嘉祺不甘示弱:“不知道啊,不过好像有人写阅读题不认真,人家文章中的父亲存了二十年钱,他写成了记了二十年账,结果从头扣到尾。”


敖子逸不甘势弱:“ 是谁,历史选择题六个只对了一个来着?资料没带全二战部分全部瞎编一分没有真的很可怜。”


马嘉祺眯起眼睛:“有人考完试告诉我他的数学咸鱼翻身了,结果画图题错了二次函数错了附加题也没分,再加上选填扣了九分……”


敖子逸被戳中痛处,伸爪子过来捏住马嘉祺后颈:“有人物理大题写的不规范,被老师差点怼死。”


马嘉祺拨开他的爪子:“有人政治卷面太乱,论文题被勒令罚抄三遍。”


敖子逸突然转过来:“马嘉祺,我要开始好好学习了。”


马嘉祺懂他的意思:“一起努力,本部高中见。”


树影摇曳,马嘉祺突然发现,尽管敖子逸嘴上沾了融化的奶糕,他还能看出对方嘴唇有点干。


“敖子逸,你嘴有点干。”马嘉祺拿出了他的曼秀雷敦。


敖子逸一下子跳开了:“我不用你那个!”


“你不难受吗?”马嘉祺很不理解。


“不啊,我爱喝水。”敖子逸回答。


其实嘴唇干确实不舒服,没关系,舔一舔嘴唇就好了。




6


风好大,把不爱喝水的马嘉祺嘴唇又吹干了。


马嘉祺掏出了曼秀雷敦,瞬间舒服多了。


回到房间,哥哥突然问:“今天翻你书包的女孩好像不是你们班的吧?”


马嘉祺:“啊?”


果然,拉开书包拉链,一封粉红色的信被压在了几本书下。


晚上睡前,马嘉祺偷偷拆开,在台灯下脸红心跳。


可是看完之后,只觉得有股新鲜劲,其他什么感觉也没。


拿起手机,马嘉祺给敖子逸发信息:“明天,给你看个好东西。”


竟然没回复?!


这家伙真的头悬梁锥刺股发奋念书了?可怕!


马嘉祺掏出了《天利38套》,打算再挑灯夜战一小时。



7


另外一边,敖子逸又扯掉一张活页纸。


写表白信好难啊。


根本就没有头绪,满脑子只有马嘉祺的脸脸脸脸脸……


自己怎么这么娘里娘气的……


“等到中考结束,要亲口告诉他。”敖子逸想。


从什么时候起的呢?没有恋爱经历的他搞不懂。


【作者也不懂。】



8



敖子逸看着马嘉祺手中的粉红信纸,内心又不好的预感,一把扯过从头通读到尾。


马嘉祺同学……默默地……担心过,纠结过,但是最后还是决定……我知道……中考……考到本部……希望你可以接受这份喜欢……


差不多,就这些内容。


“你觉得怎么样?”


“……哦……”


长长的马尾细细的腿,举止文静待人温柔,漂亮脸蛋总是微微笑,那个被很多男生惦记着的班长竟然主动跳进了马嘉祺的坑。


敖子逸的心里,真的不开心。


是失落吗?



食堂里。


“所以你要答应吗?”敖子逸问。


面条叼在嘴里,等到对方回答“不答应”后才安心的被吞进肚子。


可是下一句,让敖子逸真的失落了。





“我有喜欢的人。”





马嘉祺把很大一块牛腩放嘴里大嚼特嚼:“来一块吗?”


敖子逸看着好吃的牛腩,少有的拒绝了。


心里空空的,原来他有喜欢的人。


不行……


“你够不够哥们!”敖子逸希望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正常,“有了喜欢的人竟然不告诉我是谁!”


“下次模考,你考好了就告诉你。”马嘉祺露出了得逞的笑。


可是,敖子逸看着他的笑脸不仅开心不起来,心脏还真的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停摆了。


今天他也不和马嘉祺闲逛唠嗑了,找个补作业的理由逃回了教室。


结果一推开教室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番吵闹景象。


等等,说好的利用午休时间自习呢?


这边王者,那边吃鸡;左边oxlxs右边创造101。还有两三个上窜下跳闹得教室不得安静。桌子板凳教具的噪音弄得敖子逸很心烦。


敖子逸只想把头埋进胳膊,趴桌子上好好睡一会,结果不知道哪位未来的国家栋梁对物理学的兴趣爆发,在教室里用橡皮尺子验证杠杆原理。动力太大导致造成阻力的橡皮直接飞起在空中划过完美抛物线精准砸到敖子逸的发旋,奥林匹克射击委员会主席激动的站起来宣布这是一个完美的十环!


真的没忍住,敖子逸顺手操起桌上的资料就是狠狠往桌子上一拍,这声巨响震天动地,把教室后面两个看综艺的女生都吓得耳机掉了。


全教室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敖子逸身上,让他觉得即无奈又尴尬。幸亏他坐的离门口近,撇撇嘴什么都没说,留给大家一个潇洒的背影,走了。


敖子逸知道,自己奇奇怪怪的突然对大家发火了。


算了吧,今天好丧……


可刚上天台,眼睛就不自觉搜索马嘉祺的身影。


那个挺拔匀称不紧不慢的白衣服男生在哪里呢,敖子逸心想不要找到,但是眼睛已经锁定了目标:


操场那边,透过绿色铁丝网能看见,马嘉祺在跟一个女生说话。


一个,女生,敖子逸看着觉得自己不认识。


难道自己要哭了?为什么眼眶发热,呼吸还“哼哧哼哧”的。






真是伤透心了,竟然还以为自己是他的全部。骄傲个什么呢?自己只是朋友吧?


突然敖子逸觉得自己以前好蠢。


自己可能就是喜欢男生,但是马嘉祺又不一定是。自己竟然还对他抱有幻想。


在每次马嘉祺等自己买烤肠、给自己拉校服拉链、请自己冷饮饭团鸡米花、和自己互相吐槽彼此、把饭里最好吃的部分给自己分享、陪自己吃鸡农药痒痒鼠、陪自己写不会的二次函数和选填压轴、给自己讲笑话、跟自己杠谁的跳一跳分数高、比赛谁先眨眼、互相看着对方看谁先笑、体育课一起套圈、放学打篮球、尤其是在摸自己的头然后说“小心老韩”的时候……


仔细想想,其实还挺安慰的,至少还有很多快乐的事情可以做。


可是他分给自己的时间,一定会越来越少吧,然后,到最后就成天和小女友恩恩爱爱卿卿我我躲着主任树下悄悄拉小手看阳光灿烂麻雀飞过鱼儿水中游……


天台上的风好大,敖子逸嘴唇很干,他习惯性舔嘴,感到一丝丝刺痛。


敖子逸思绪爆炸,完全没注意到老韩已经观察他很久了。




“敖子逸,头发不剪?”


敖子逸一个激灵,吓得转过身。


“哟!校服也不拉拉链!”老韩一脸得逞。


mmp。



9


老韩真的不留情,扣班级分数外加一剪子把他珍爱的刘海剪平变成妹妹头。


剪完头发,老韩收起剪刀:“怎么?看你心情不好?马上调节好自己,投入接下来紧张学习生活!”


说完拍了拍敖子逸的肩膀,走了。


这算不算否极泰来啊?


没想到今日份的温暖是老韩给的。





下午要上课了,敖子逸推开教室门,果不其然爆发出了笑声,但很快被中午见证敖子逸发火的人小声的制止声压下去了。


敖子逸知道是因为发型,但是,反正大家也没什么恶意,自己也累了……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下午一节课都没听,敖子逸浑浑噩噩的背起书包,文件袋都忘了塞进去。


他好想赶紧回家,去拥抱他柔软的床。




今天整整一下午,他用全部的脑力来思考,得出一个结论:


他对马嘉祺的喜欢,很有可能只是喜欢。


像喜欢一个晴天或一个雨天,一只小狗或一只小猫的喜欢。


或者是像喜欢一部番一个鬼畜,一部电影一首歌。


真的是“那种”喜欢吗?



书包扔在地上,敖子逸趴在床上直接睡着了。知道敖妈推开敖子逸房间门喊他吃饭,才知道敖子逸竟然回家倒头就睡。



10


收起唇膏,马嘉祺抿了抿嘴,让薄荷的清凉滋润每一个干燥的细胞。


就是不爱喝水。


今天中午,马嘉祺把附上了自己回复的信交给了和那个女生同班的另一个女生。


他确实拒绝了,而且在温和的字里行间能透露出他的的决绝。


关于自己喜欢的人。


马嘉祺觉得自己今天中午真是嘴贱,为了调起敖子逸的好奇心,许下了那样的承诺。


要是敖子逸真的考好了,自己该怎么说呢?


告诉敖子逸自己一直喜欢他吗?


也许自己是同,但敖子逸不一定是啊。


敖子逸直男到不愿意用唇膏,会接受他的喜欢吗?难,太难了!





真是愁人,马嘉祺一边思考该怎么办,一边把“敖子逸”三个字写满了一张草稿纸。



11


凌晨,敖子逸醒来,看着垃圾桶里装有带有自己真心的一个个纸团,特别想发笑,可是笑不出也哭不出。


同时,马嘉祺也没睡,他看着面前的白纸很想把不适合言语表达的话写下来给他看。白纸好像敖子逸的心灵一样干净,他特别发愁,想写但是写不出,想睡又睡不着。




两个人,同时感觉口干舌燥,舔了舔嘴。



可是马嘉祺有曼秀雷敦,敖子逸没有。【dbq我写崩了但这句真不是广告。】



敖子逸突然想到马嘉祺口袋那只唇膏:


如果用了,算不算间接接吻?



这个想法让他脸红心跳。




不行……有机会……一定拿来用用……



12


可是,机会呢?


两人见面,都跟逃一样。


两个人同时装出抱歉的样子编一个理由,然后在听到对方也不方便时同时在心里悄悄松一口气,又带着内疚和失落,背对背离开。


学习节奏太快,下一次模考又来了。


敖子逸没考好。


数学又粗心了,语文也是,化学勉强到了39。


其他科也差强人意。


敖子逸第一次这么在乎成绩。


失落的揉起卷子塞进文件袋,敖子逸骂自己活该,自己在干什么啊?!


考的烂死了。


连知道马嘉祺喜欢谁的资格都没有。


太丧了太丧了太丧了太丧了太丧了……


敖子逸绝望地背起书包,一步一步向家的方向挪去。


家好远……


同时,马嘉祺也背起书包向家走,他哥忙着撩妹,让他先回家。


马嘉祺边走边想着给敖子逸坦白这回事,走着走着觉得嘴唇好干。


曼秀雷敦。


掏出来后才发现,这支在不知不觉中竟然用完了。


用了最后一次,滋润的薄荷唇膏又让马嘉祺的心情好了一点点。


然后他把用完的唇膏丢进了垃圾桶。



敖子逸从背着书包到拖着书包。


可老天不开眼,竟然让他遇见了马嘉祺。


马嘉祺一个人,他哥竟然不在。


妈呀,他朝自己走过来了……




“嗨,好久没聊了。”


“……你哥呢?”


“打篮球…今天七班语文课代表在看……”


“……哦……”


“成绩出了,我炸了…”


“我也…”


“……”


“……”


“敖子逸,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13


“我?考的不好当然不高兴……”敖子逸吓了一跳,撒了慌。


马嘉祺看着敖子逸,什么也没说,但心里不是很高兴。


明明把不开心都写在脸上很久了,装什么装?


两人沉默着向前走了一段。


“敖子逸,”马嘉祺又说,“我知道你肯定不高兴了,是我让你生气了吗?”


完了完了,他猜到自己撒谎了!敖子逸暗暗吞口水,这话该怎么接?!


“我……”敖子逸停下来,眼睛躲闪着不去跟马嘉祺有目光接触。


“……对不起……”马嘉祺边说便拉起敖子逸的手腕,竟然有点可怜。


“没……你别这样……”敖子逸把手抽开,突然觉得很内疚。


马嘉祺看着敖子逸,好像等他的下一句话。


敖子逸不知道该说什么,转移了话题:“不过我也没考好,不能知道你喜欢谁了……”


“……下次还有机会……”


“……下次我数学一定要……”敖子逸正准备发表他的远大志向,可被马嘉祺打断了。





“敖子逸,知道我喜欢谁很重要吗?”





这个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马嘉祺觉得这是不能让自己知道的秘密?还是……


还是自己和他的关系不够好,所以马嘉祺才不愿说?


敖子逸又委屈起来,怎么会这样。


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就算了,竟然还发现自己其实没有和他那么要好。


发现自己和那个人其实没有那么要好,真的很伤人。



14


“我八卦而已,”敖子逸只想快点离开,到了前面的路口,他就要和马嘉祺说再见,“个人私事你不愿意就算了……”


“我没有不愿意……”马嘉祺反驳。


这句话一出口,两个人又都停下了。


敖子逸发现自己倒影在马嘉祺眼睛里的脸,真是写满了“丧”。


“反正……我没考好这次……”


“我只是想知道,我怎么让你不开心了……”


“你没有……不……额……”敖子逸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是因为有人跟我表白吗?”马嘉祺说出了心里的答案。


如果是,如果是因为吃醋,算不算敖子逸也喜欢自己呢?


敖子逸实在编不下去了,只好诚实的点点头。


刚承认完,他就想抽死自己:接下来更不好编了好吗?!


马嘉祺看到敖子逸点了头,心里突然紧张了起来。


他的小狗吃醋了,怎么办?


“我……我拒绝她了真的,”马嘉祺小心地观察着,“对不起最近一直没找你……”


“……我……你……你自己决定吧……”


“可是,”马嘉祺竟然话这么多,“知道我喜欢谁真的重要吗?”


“还好……”


马嘉祺没说话。


“好吧,我真的……”敖子逸放弃抵抗,再一次坦白,“比较在意……可能……”


“可能什么?”





15


“可能,我觉得你很重要。”




16


“马嘉祺,”敖子逸决定吐露一下自己的心里话,“对不起,但是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对我而言你也是的。”马嘉祺说。


敖子逸又一次感到了心里得到了安慰,暖暖的。


感谢上天,原来自己还是好朋友。


最要好的朋友。


“所以咱俩几天没在一起,我以为你可能有别人陪了……”


“不是的,”马嘉祺半撒谎道,“我真的很忙……”


敖子逸没话再说,只好向前走。


马嘉祺在他身后,终于说出来那句憋了很久的试探:



“我真的挺喜欢你的。”



这句话,理解成朋友和“那种”喜欢都解释的过去。


敖子逸听到这句话,好像得到了什么解药,那种浑身难受的感觉一扫而光。


“我也是。”敖子逸转过头回答。


也不知道敖子逸的“喜欢”是哪一种。马嘉祺纠结着。


“所以咱俩,和好吧。”敖子逸接着说。


“恩,之前真的对不起……”


“……你不在,都没人给我拉拉链了……”



敖子逸这句话脱口而出,两人又同时停下了。


一种奇怪的气氛突然产生,两人心里都明白:这句话真的有点像电视剧里恋人之间撒娇。


“我……我只是很无聊……”敖子逸突然鼻子发酸,很多想说的话都涌到了嘴边,“别人都没有你有意思,咱俩中午不在一起我好无聊,没人跟我互请吃的也没人跟我打球……我……对不起……你对我太重要了……”


马嘉祺看着敖子逸眼眶红红的,声音也很奇怪,感觉要哭了。


难道……难道敖子逸真的……


马嘉祺心里刮起风暴:真的吗?自己可以说吗?没问题吗?


敖子逸突然又舔了舔嘴,嘴唇因为太干已经起皮了。


“你有唇膏吗?”敖子逸突然问马嘉祺。


“我……”马嘉祺一摸口袋,想起那个已经扔了,“用完了,扔了已经……”


啊,最后,还是没有实现间接接吻……



不对,自己怎么这么龌龊?自己在想什么呢?马嘉祺把自己当最好的朋友,自己却……



敖子逸觉得很丢人。


看着他走开的可怜背影,马嘉祺突然有了一股勇气。


对与错,答案已经在他心里了。


直觉,他对敖子逸的直觉。


环顾四周,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等一下!”


听到马嘉祺叫自己,敖子逸不自觉的又回了头。


一片马嘉祺投下的阴影扑面而来。




17



软软的,暖暖的,还有薄荷的香气。


敖子逸只感到嘴唇上触电般的感觉,和要爆炸了的心跳。


薄荷唇膏凉凉的,滋润了敖子逸干裂的嘴唇,好舒服,这个世上怎么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亲了一下,马嘉祺心虚地放开敖子逸,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看。






两个人的心跳都好快,作者写着文章都隔着手机屏幕听到了,可见本作者的人物描写生动形象。(请在评论里骂醒我。






马嘉祺亲了自己!


他喜欢自己,“那种”喜欢!


敖子逸只觉得世界上所有的花朵都爆炸了,天女散花地落下一堆漂亮花瓣。


曼秀雷敦的薄荷香气,第一次绕在了敖子逸的鼻尖:只有离的够近才能闻到。


唇上凉凉的,心里暖暖的,眼里热热的。





18


薄荷唇膏的冰凉,是那个毕业季的限定香气。


春末阳光下的的曼秀雷敦之吻,是专属两个人的美好印记。






关于文章根据真实生活改编:


幼儿园没去过动物园,被哄喝水是真的。其实喝水的声音应该是“咣叽”。


我真的一年四季365天从一月到十二月管他春夏秋冬星期几晴天雨天阴天雪天都离不开曼秀雷敦!


他们家的薄荷唇膏简直就是我的命!


嘴唇干好难受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语文考试里把“父亲存了二十年的钱,留下了七十二本存折”

写成“父亲记了二十年的账,留下了七十二本账本”的是我本人。阅读题全程写“账本”和“记账”被从头扣到尾。


成为全班笑料的感觉,爽。


历史选择题六对一也是我本人了。资料没带全瞎编0分也是我。


英语被掐着脖子威胁必须上110最后考了107.5但是幸好老师忘了我没达到目标要收拾我嘻嘻嘻嘻嘻嘻【其实真的很惭愧,我英语退步很严重,不骄傲的说但确实应该保持在115以上的。我不能亏了我辛辛苦苦做的那么多阅读,但我就是粗心我能怎样。】


关于谈恋爱的一切,没谈过,假的。


关于吃醋的一切,没吃过,假的。


关于好朋友情谊,我没有那么要好的男性朋友,跟我要好的女孩也没那么像文里zqsg。


最后再感叹一下:曼秀雷敦太适合我了!


最近正在用一个好像是金银花还是啥的,太难用了太难受了体验极差油死了;之前还有什么美国带回来的球状的那种闻起来很好吃(没吃)的唇膏也很不好用。


我只爱曼秀雷敦,屈臣氏我来了我来找我的曼秀雷敦了!









毕业季了,祝所有中考高考的gnm加油!!!


为了我文中的紫藤罗梧桐树大松树大操场和美味便宜的食堂,我也要再努力了。



FIGHTING!






评论(40)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