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NOKE

我还没凉

救救那只漂亮鸟 01

* JUST HAVE A TRY

*这可能是一个坑

*读标题猜剧情系列


*试水而已


1


深度发觉的大楼今天热闹非凡,因为今天这里聚集了一批来参加练习生面试的怀着梦想的孩子。


“下一个!13号!”


面试的速度好快……大概……有很多人只唱到一半就被打断了吧。


唉,本来就很紧张,现在都有点想回家了。


米乐做了一个深呼吸,抱紧了自己的吉他。


他知道自己唱歌一般,可是,今天来面试的人中肯定人才济济。一对比,他肯定会被比下去。




“下一个14号……快点!”


出来的那个男孩神情很尴尬。


不行了,更紧张了。


米乐的心脏狂跳不止。他从来都没有参加过这么专业的选拔。甚至,他平日在学校里也很内向,即使上讲台讲题都会紧张的结巴。


但马上,他要面对的是专业的评委。


下一个,下一个就到自己了……


心跳好快,全身的肌肉都在紧绷。米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抱着吉他把头埋进了臂膊。


不好了不好了,自己前面的那个还没出来,肯定唱的很好,评委听他唱完了……


本来自己唱歌就是弱项,哪里想到……



“下一个!15号!”


到自己了!


米乐,你要加油!


米乐提起吉他深呼吸,朝着面试的教室走去。


该死的腿在发抖!


可是,偶像决不能怯场。


挺胸收腹!


米乐拉开了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舞台。还有评委桌后的四名评委。


舞台上有一台钢琴,琴凳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下反着亮光。


四名评委的脸色都静的很平。


米乐紧张的不敢去看他们,自顾自失了魂一样向前走,竟然拎着吉他坐在了琴凳上。


“喂……同学!你往哪里坐呢?”

一个声音从底下传来。


米乐一愣,突然发现自己正傻傻的抱着吉他对着钢琴打算开唱。


完了,好尴尬啊。


米乐尴尬的站起身,评委肯定不喜欢他这样耽误时间的。他起身挪了挪凳子,正对着评委,又坐下了。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噗……”下面的评委姐姐忍不住笑出了声。低着头手捂着嘴笑得说不出话。其他三名评委脸上也露出无奈的笑。


“米乐是吗?你有点太紧张了。你的话筒凳子在前面。”评委忍不住提醒他。


米乐这才发现,在钢琴前方,舞台正前的位置,有凳子和话筒。


自己也太笨太丢脸了吧?!


米乐又站起来,嘴里一边忙不迭的说着“对不起”一边跑着坐在了舞台最前的凳子上,调整好了话筒的高度。


舞台的光落在了他身上。


自己变成全场的焦点了,后面竟然还有保洁员看着。


米乐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终于拨动了吉他弦,开始弹前奏。


弹着弹着,他想不起第一句的词了。


这是又什么状况啊?!今天怎么状况百出?


不好了不好了,前奏要完了!


米乐着急的手都在抖,差点弹错旋律。可是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实在没办法,他有意的放慢了弹奏的速度。


可是下面四位专业的评委,,一共八张敏感的耳朵,在同一时间都感受到了弹奏速率的变化,有的人还皱起了眉。


米乐的脑子快要紧张的炸掉了,太丢人太尴尬太可怕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在千钧一发之际,话筒突然尖叫着发出了刺耳的嗡鸣声,吵得所有人都有捂住耳朵的冲动,打断了他的表演。


“刚才信号干扰……可以继续了。”后台传来了一个声音。


“抱歉,”坐在最左边的那个评委开口了,“请你重新开始吧。”


这个男评委声音很温暖,很有磁性,很……特别……好听得很特别。米乐找不到一个准确的形容词。


他望向说话的评委,是一位长相打扮都很儒雅的男士。手里一边转着评分的铅笔,一边微笑地着看着他。可是那金丝眼镜背后的目光让米乐觉得很奇怪。


在打量他是没错,但是,感觉他想看透自己,想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一样的。


仿佛尖利的刀刃,米乐对这个评委的注视感到有些不舒服。


不过还好,这个及时的小意外拖延了时间,米乐终于想起了第一句歌词。


他重新拨动了吉他弦。



2


“你的第二句就走音了。”


米乐的弹唱还没到一半就被叫停了。


现在他真的很想逃跑。


果然啊果然,意外还是出了。看得出其他三个评委好像对他的表现不是很满意,倒是那个金丝眼睛男,拿起了他的报名表附件:“米乐。15岁。自报特长是……跳舞?为什么没有填舞种?”


“嗯?啊……是…街舞啊……”米乐疑惑的答到。


四位评委都无语了。


米乐可能是评委们至今遇上的最不专业的面试者了。


“先在外等候吧,休息一下。”


估计,这就是评委对他说的最后的话了吧。


米乐沮丧的出去了,在门外等候着。


什么破活动……明知道选不上还不让人提前走……


抱着吉他,米乐觉得自己好失败。


唱歌比舞蹈更需要天赋,而这家公司选练习生又很严格的追求唱歌技能,所以这次的面试是有顺序的:先用唱功通过一审,才有资格参加舞蹈面试。


看来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了。


之前还一直拜托向横教自己跳舞,现在……只觉得很对不起他的时间……


米乐抱着吉他,浑身无力的垮在了沙发上。


号还在叫,出来人的表情也各异。


米乐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自己就是沉舟和病木。


好丧。


3


“简老师,”中间的女评委一边整理表格一边吐槽,“今天可终于见到您偏心了。”


“是啊,今天那个孩子,”旁边另外一位评委也凑过来,“要不是您一直跟他聊,我早就让他出去了。”


“是啊,本来他就有点跑,后面声音还小了,认罪似的。”女评委一边补妆一边说,“想打断结果看您眼神示意不要。”


被称作“简老师”的男人微笑着没有说话。


“可颜值是正义呀。”旁边评委姐姐笑着说,“他长的真的挺清秀的,就是刘海该剪了。”


“好了,”男人站了起来,把一张纸递给了工作人员。“叫他们准备舞蹈考核。”


在那一长串号码的最后,是一个一眼就能看出是经过斟酌后才临时加上去的号码:15



4


戴着金丝眼睛的儒雅男人名叫简亓。


深度发觉的王牌经纪人,手下有目前的顶级偶像程以鑫和金牌歌手宋玄。


今天看似有四位评委共同评分,实际上,简亓分数的含金量要大于其他三位。


这也不难解释为何15号多了一个机会。


没人知道,当米乐抱着吉他,看起来很羞怯紧张的走进来时简亓在想些什么。但是大家都看到了,他对这个孩子的包庇,真的不是一点。


舞台上的话筒撤走了,钢琴也移开了位置,舞蹈考核正式开始。


灯光的颜色更加炫目,动感的音乐声填满了整个房间。一首接一首热单,一支接一支舞蹈……


终于到了尾声,可是15号并没有出现。


“15号呢?不是在确定落选前不让走的吗?”简亓问工作人员,语气不大好。


“15号……考核刚开始那个孩子说家里有急事,闹着出去了……他说是尽快赶回来……”门外的工作人员无奈的说。


“等吗?简老师?”评委姐姐拿着表格问。


“我等不了了,马上还有个会。”女评委很着急的样子。“交给你们三位了。”


“不必麻烦各位了,”简亓微笑着说,他拿起水杯抿了一口茶水,“大家各忙各的,我今天刚好也没事,我等。”


其他三名评委面面相觑,心里都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测。


按理说迟到,也算是不可饶恕的问题,四位评委的时间都很值钱,不会因为练习生选拔浪费太多。


问“等不等?”,都是客气话,看出了简亓对米乐的包庇。


“这怕是要给人留下话柄啊。”电梯里,女评委小声说。另外两位同事在心中默默的认同了。


到底是处于什么原因呢?也许是自己眼光不像简大经纪人犀利和长远吧?三人想。


此时简亓放下茶杯,走到后台找技术小哥:“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来就好。”


“简老师,您不是还要再等一个孩子吗?”


“没关系,他错过是他的问题,”

简亓微笑着,“作为惩罚,就不给他用舞美和音响了。”


打发走了小哥,简亓又回到了座位。


现在除了自己没有别人,只有他一人,面对着空荡荡的舞台。


转着笔,简亓把米乐的报名表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又一遍。看着那些尽量写的工整的字迹,和一点也不专业的文字,简亓突然笑了,拿起铅笔绕着米乐的两寸照片慢慢画了个大圈,然后一圈一圈的描黑。


一圈一圈一圈一圈一圈好像可以无限的画下去,圈越来越黑,A4纸都要被笔尖划穿。“啪”的一声,随着铅笔尖断掉,这仿佛无止息的动作才得以停止。


简亓挑挑眉,用铅笔的断面,在表头打了一个大大的,醒目的对勾。


舞蹈考核重要吗?已经不重要了。


轻飘飘的报名表被随意丢到了一边,无声的控诉这种有悖公平竞争原则的行为。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但简亓一直没离开。可眉头也皱了起来。


直到米乐小心翼翼,探头探脑地推开了门。


“怎么呆在那里了?过来。”简亓终于看到他,眉头舒展开来。


“是您给我发的消息?”米乐拿着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一定回来参加舞蹈考核,我在等你。”



“是我。”简亓推了推眼镜,微笑着看着他。


目光直射入米乐的瞳孔中心,试图顺着视觉神经,进入大脑,一探究竟。


米乐又被这个男人认真的注视吓到了,赶紧躲闪对方直逼来的目光。


“我……对不起……”米乐发现其他人已经走光了,只剩这个人一直等他,“耽误您时间了,我真的有很着急的事情!”


“我知道了,那么请开始吧。音响关了,你就用手机放歌,也没必要上台了。”简亓指了指米乐的手机。


米乐打开音乐软件寻找跳舞的伴奏,心中充满对简亓的感激。


随着音乐想起,米乐后退两步,开始跳舞。


5


简亓沉默着看完了整段舞蹈。


平庸,寡淡。


有提升空间。


米乐刚跳完舞,还喘着气,大大眼睛打量着简亓表情。


可简亓只是盯着自己看,也不说话。


“老师……结束了吗?”米乐忍不住打破了这诡异的寂静。


简亓好像刚才一直睁着眼睛睡觉,现在被叫醒了一样:“哦?是啊,嗯,结束了。”


“那好……我等通知。老师再见。”米乐转身想赶紧离开。


这个男人对他挺宽容,可是总是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


“不必着急,”简亓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也下班了,你父母来接你吗?或者要不要载你一程?”


这句话把米乐钉在了地上。


不对,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


“没关系的,我刚好给你讲讲公司的事情,还有练习生的注意事项。”

简亓掏出了车钥匙晃了晃。


看着小孩有一点迟疑,简亓接着说:“我给你发了短信,你有我的手机号了。我给你写个备注吧?你会用的上的。”


这句话转移了话题,给了缺氧的鲸鱼一个换气的时间:“好的老师,怎么称呼您?”


“我姓简,简单的简……”简亓不紧不慢地说。


“简老师是吗?好的。”米乐一边回应一边存联系人。


“名亓。”


“啊?”米乐迷糊的抬起头。


干嘛告诉自己全名?


“我叫简亓。”简亓抽走了米乐的手机,把联系人姓名的“简老师”删去后两个字,换上“亓”字。


保存。


手机还给米乐,简亓推开门:“走吧?车在地库。”


“哦…好的,麻烦您了!”米乐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后目光凝在了手机屏幕上。


简亓。


还不是要叫他“简老师”?


米乐小跑着跟上了大长腿简亓,心中的好奇一直停不下来:简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虽然怪怪的,但那么有魅力和气质,一定有很多人想了解他。


电梯门打开,简亓侧身示意米乐先进。米乐飞快闪进去:“谢谢……”


声音小的连他自己都要听不见了。


米乐跟着简亓来到车库,一路再没说话。简亓径直向车库最里走去,在一辆黑色奔驰前停了下来。


妈呀。这么贵的车。


米乐突然很不愿意上车,可是……


“怎么愣着?不麻烦的。”简亓微笑着看着他,为他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哦……谢谢您……”米乐觉得现在反悔肯定更尴尬,只好猫着腰钻进了车子。


还是真皮座椅,他好有钱。


关上门,车里一片寂静,米乐看着简亓绕过挡风玻璃,拉开门坐了进来:“去哪里?”


比米乐嘴快的,是简亓伸过来的胳膊。简亓突然的探过身,男士GUCCI的香气直逼男孩的鼻尖。骨节分明的大手随着瞳孔缩小而变短的聚焦,越过了座位,为米乐拉过了安全带,顺便在回程的路上划过少年的胸膛。


车内的气氛危险而紧张,所有无规律运动的分子都停了下来,只为把世界的焦点放在车内的两人身上。


这若有若无的,不知是否故意的触碰怎能不令人紧张?手背传来的触感是仅有衣料还是衣料和肉体同时造成的呢?简亓又是否能感知到那颗年轻心脏紧张的跳动?没人知道。这些都发生在一瞬,证据太少,除了当事人无人能解。



米乐已经不知道自己对简亓说了多少“谢谢”了。


“我去市医院。”米乐报出了目的地。


“离这里不远嘛,干嘛不好意思?”简亓打着火,“米乐同学,我很好相处的。”


“看出来了。”米乐回答,眼睛却不再去看简亓,以免又对视。


一路上,米乐一直在认真听简亓讲话,时不时答应几声。简亓问了问关心一下米乐的日常作息,比如写作业到很晚啊周六补半天课啊,最后再感叹一下现在的学生真辛苦之类。很快,两人就到了市医院。


“您停在路……诶?”米乐本想不要让简亓麻烦了,把自己送到路边就好,没想到简亓没等他说完就拐向了地下车库。


“没关系,刚好我也来这里看望一个人。”简亓打着方向说。


“那刚好顺路了。”米乐觉得简亓听起来在骗人,随口糊弄过去。


是假话吗?可能吧。


但听起来好像他是因为自己改变了接下来行程的感觉。


好想下车……


6


电梯一层一层上升。


“对了,米乐。”简亓突然问,“你有喜欢的明星吗?”


米乐快速思考了对方这个问题的可能用意,得出一个结论:深度发觉旗下最成功的艺人就是答案。


“我喜欢程以鑫。”米乐回答。


“你也喜欢他吗?他确实很优秀。”简亓还是那副微笑。


“恩……我到了,老师再见。”

米乐转身摆摆手。


“再见。”


走出电梯门,米乐还听到了那一句随电梯门闭合声音越来越小的话:“你可以叫我简亓。”


什么人啊这是……也太没有架子了……


总觉得他很奇怪,真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






简亓一人站在电梯里,抽出了插在口袋的手。


他快速把刚才乱按的楼层连按两下,取消了,让电梯停在了米乐的楼层。


这是车库直通住院部的电梯,现在没什么人。


简亓推了推眼睛,等了几秒钟,又按下了开门键。


米乐正拐进了走廊尽头的房间,被简亓看到了。


男人勾起了嘴角,然后把自己藏在墙角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简哥?”


“以鑫,是这样,”简亓慢慢说道,“周六下午那个封面拍摄我给你调个时间,那天下午你陪我去个饭局。我去接你,私人饭局而已。”


“好的,周六我等你电话。”


“好的,好好休息吧。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简亓转头去看外面的夕阳。


多漂亮。


阳光照在金丝眼镜上反射出红橘的光,看不清简亓的眼睛。他勾起的嘴角和一直轻轻摩娑着衣角的手说明他心情不错。


在走廊的尽头。


简亓看了看病房分布图,记下了房间号。





为了方便他的亲自拜访。







dbq不要挂我,我是个孩子

评论(16)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