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NOKE

我还没凉

救救那只漂亮鸟 04

*私设很多

*老男人又猥亵小朋友了,慎入。


1

他把小朋友唤醒,看着对方窘迫的脸,不管是因为窘迫还是蒸汽熏蒸,都是红红的。如果你在你心头肉上噬咬,也会看见那种红,缠绵与悱恻的颜色。


“快擦干净,赶紧睡吧,”简亓悄悄拭擦着自己留下的痕迹,想要销毁证据。


“你......我等下.......”米乐不好意思当着简亓的面露那么多,可是才发现对方也没有穿衣服。“给我毛巾。”


简亓笑了,转身出去打开衣柜。他的浴袍是浅灰色,很长很大很柔软,米乐被包在浴袍里,系带拖在地上充当尾巴。 吹风机吹出热风,喧嚣的噪音在浴室内叫嚣,撞击着耳膜。不过米乐还是听见简亓的声音穿透过杂音,精准的刺入他的心里:“你发际线左低右高,吹头发的时候这样子。”


拿着梳子,简亓在打扮他的小朋友,梳齿掠过黑色的发丝,把头发想右边斜去,完美掩饰了发际线的问题。吹风机增加水的内能,变成水蒸气跑走,直到头发变得蓬松干燥。可骨节分明的大手还在留恋米乐的下颚线,舍不得撒手。挑逗着,仿佛是在抚弄一只犬类动物的幼崽。


简亓不专心,直到热烫的风烧得米乐受不了,眼睛都要睁不开,他才钻出简亓胳膊牢笼,用手去搓脸。逃出浴室,简亓的话被噎在喉咙,他看着米乐脱下自己的浴袍消失在墙角,才缓缓放下吹风机,端详镜中的自己。浴霸开着,暖黄的光照在了简亓的脸上,他隐隐约约看见自己脸上的瑕疵,岁月的刀痕和劳累的废墟是无法伪装的,不过他不很在乎,他不吃青春饭。


皮囊已经开始堕入风尘,唯有将心脏盛满爱的涌泉,才可永葆青春。


他需要他的他快速来到他的身边,犹如想要自杀的人渴望一个天时地利的机会。


红木与檀香,古龙与万宝路,车库里的奔驰与衣柜里的巴黎世家,仿佛这些就是简亓曾经拥有的全部甚至是未来所期望着的一切,但是有人在背后作祟,让一颗迷路的流星撞进了他的小小星系。


他确实觉得自己年轻了,他回到了过去。



他回到了书房里,抽屉里,那台已经落灰了的宝丽来里。




2


简亓拉开储物柜,里面的东西仿佛山崩涌出,大部分是垃圾,和自己的东西搅在一起,七零八落掉了一地。


这不算他的日常,但是也没什么稀罕。但是过期酸奶沾满了他珍惜的球鞋,确实令他心疼不已。他叹着气把垃圾全拿出来,四下看了看庆幸没有人,然后用纸巾简单收拾了现场,。


童年的阴影加上父母关系的恶变,他的眼神在所有人眼中犹如利刃。你可以去简单打听一下,他的标签上写着什么:



孤僻、古怪、不近人情




但他清楚自己的欲望,并且朝之奔跑。但是这种生活的道路的铺设,正好压到了不少同年龄者正在风花雪月的花园。


他尝试过,但是发现在水中耗尽全力挣扎,比不过学会在水中呼吸。


他只看到了雷电,却没有预知远方风暴的来临。




随着他升入高三,前任社长将继任人选给了他,让他在那年九月社团招新中坐在遮阳棚下展示摄影社团优秀作品,桌上名牌内容更新:“社长 简亓”


也就是在那次活动中,他认识了两位新高一学弟,程以鑫和敖三。




“摄影?”敖三懒懒地肘着一瓶冰镇可乐,趴在桌上,“我要去cosplay。”


“你什么时候喜欢动漫了?”程以鑫注意力全放在了宣传册上。


敖三撞了他一下,然后指着远处cosplay社的棚子。程以鑫看到一位招风的高三女孩前凸后翘,正在扮演一个兔女郎之类的角色。


“蕾丝吊带袜,看到没?”敖三瞥着程以鑫,还挂着暗示的笑容,结果得到了对方一个白眼。


后来在程以鑫的坚持下,敖三才勉强愿意跟他去要摄影社团的报名表,并且扬言要与cosplay社合作,为美艳姐姐们拍摄高清写真。


“学长好!我们想报名摄影社团。”


简亓抬起头,开始了属于他的风暴。


说话的男孩眼睛弯弯,十分可爱,但他的注意力被另一个人吸引了。


身型硬朗结实不乏韧性,下颚线条流畅亮眼,仔细看还能隐约看到因为第二性征发育而产生的嘴唇上不再柔软的绒毛。刘海盖住了眉毛,眼神的精光却射了出来。一种无法言喻的气场在他身边,犹如破势之竹,凌云之枭。只要一眼就能确认他的不凡,假若他是一匹狼,那他定是狼王的长子。他的不羁与桀骜,全部凛冽在九月干燥的风中,简亓舔了舔嘴唇,不知是否只是因为干燥才有此举。


他想与他说话,想了解他。


幸运的是,简亓找到了话题:

“同学,你的头发不合格。”



敖三微微眯起眼睛,心想老子难道不知道吗,眼前这人看起来就有一种讨厌的样子,就像是那种爱挑人毛病的严格东西,他敖三最反感这种人。于是他不满的偏过头去,耐克气垫在地上蹭了一下,双手插兜来了一句:“切。”


然后闭上嘴,喉结跟着滚动了一下,被简亓的目光聚焦。


简亓清楚自己的取向,他知道自己怎么了。



程以鑫看着学长盯着敖三不吭声,觉得肯定是敖三的无礼冒犯了学长,硬着头皮打破尴尬局面:“你怎么说话呢?!”


敖三不说话。


“不好意思你别理他......”


“没关系。”简亓微笑着递给程以鑫两张表,“欢迎加入摄影社团。


秋风扫过落叶,沙沙声掩盖了心动时思想的纷杂。



3


洗漱完毕已经很晚了,简亓发现他的小朋友早已睡熟了,胸口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鼻梁在脸上投下阴影,唇峰饱满,仿佛掉落凡间的天使,在简亓床上变成了雕像。


他变成了雕像,欣赏一个雕像。


想把他撕裂,扯碎,吞进肚中......



突然简亓想起来自己的秘密相册,也许是时候增添几张新的收藏了。灯光下精准对焦,米乐的脸变得清晰,可远没有用眼睛来看的动人。简亓关了静音,快速的拍了几张照片,保存进相册。


突然,米乐把脸转了过去,背对着灯光。细长干净的脖颈连着一片锁骨,全部暴露在了简亓灼热的目光里。


情况不妙。



简亓忍不住靠近了一点,偷偷俯下了身,轻轻嗅着令他迷恋的气息。海盐清新的洗发水和手工草木香皂。已经饱食的野兽,因为嘴馋又在叫嚣着进食,捕食的器官再一次充血挺立,气息变得灼热,眼神变得迷离。受不了了,简亓扯开浴袍,抵在了被子上,抓住坚硬轻轻在被子上磨蹭,用手抚弄,用眼神扒光。简亓是蛇,吸吮着伊甸园果实的汁液,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他小心翼翼又狡猾多端,趴在米乐身上进行偷食,隔着被子,米乐不可能知道简亓此时正对着自己发泄积欲。


轻轻的闷哼,抽搐带来了全身的快感,脑中的那根弦终于断掉。还顾不得收拾,简亓先翻身在床上,让余韵传遍全身,从发梢到脚尖。



米乐鼻子轻轻颤动,好像受惊的兔子。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梦,不过他没醒。


没醒,便无法看到和自己隐私部位隔着被子的那一滩痕迹,不比在浴室里的量多,但是依旧刺眼。


米乐果然是他的宝贝儿。


他拿来纸巾盖在了罪恶的痕迹上,纸巾渐渐透明,粘腻在一起。长腿迈出,简亓像是走钢索的人一样小心翼翼,轻轻踩在地板上,墙上的人影影缓慢的位移到了垃圾桶旁,把沾满的纸巾丢掉。


简亓轻轻滑进被子中,不愿吵醒他的小朋友,然后身长胳膊关掉了台灯。房间遁入黑暗,回程的手温柔的掠过米乐的鬓角,已经干燥的头发顺滑轻软,简亓不由得开始思考米乐的脑袋摸起来是怎样的手感。




他不急着,因为来日方长。




4

向横呆呆望着对话框,他都要困死了,可米乐还是没有回复他。

“他让我今晚去他家”

“???为啥”

“我家远啊他说明天有事”

“你想去吗”

“去吧”





“到了吗”




“???不理我”




“被绑架了?”




没回复。


向横有些撑不住,扣下手机趴在床上,闭着眼睛在心中默念不能睡不能睡不能睡......


可是置顶的对话框再也没出现小红点,提示音也没有响起。


向横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对米乐产生一种依赖。有时他甚至会庆幸米乐什么也做不好,这样自己就有帮助他的理由;也会庆幸米乐的内向,因为这样他只能接受自己一个人。


向横知道这就叫自私,但是他还是想。


不过米乐好像越来越忙了啊……


一个城市,一片星空下,他为一人不愿入眠。






评论(15)

热度(103)